(29周年)批「屠杀」从未结束 海内外31团体促释悼六四者

2018-06-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4月20日,“六四酒案”公民罗富誉的妻子高燕(左)和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到成都中级法院控告主审法官伍晓峰在“六四酒案”渎职,该案在两年的时间里不审不判。(吴亦桐提供)
2018年4月20日,“六四酒案”公民罗富誉的妻子高燕(左)和符海陆的妻子刘天艳到成都中级法院控告主审法官伍晓峰在“六四酒案”渎职,该案在两年的时间里不审不判。(吴亦桐提供)

周一(4日)是六四事件29周年,海内外31个团体发起联署,要求大陆当局释放被羁押的「六四酒案」的四位公民,以及因纪念「六四」而被捕和判刑的其他人士。有团体认为「八九六四」是「一场从未结束的屠杀」,而「六四酒案」被捕人士家属,指责当局为封锁真相而构陷公民。(吴亦桐 / 林国立 报道)

「天安门母亲」在京难属、香港支联会及社民连等,以及美国和加拿大等地总共31个团体,周六(2日),发起联署,要求大陆当局释放已经羁押两年、「六四酒案」的四位公民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和陈兵,以及其他因为纪念「六四」而被捕、判刑的广东维权人士李晓玲、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等人。

联署信指出,在「八九」之后,内地的抗争者以各种形式悼念「六四屠杀」的死难者,以及铭记这段历史,但很多都要坐牢;联署信认为,悼念死者无罪,有罪的是刽子手们;铭记历史无罪,有罪的是抹杀事实的人。纪念「六四」不足以颠覆国家,但当权者对真相的恐惧,却能自毁长城。

联署声明要求大陆当局立即释放悼念「六四」的人士,停止滥用程序、无限期间拖延审讯,并允许家属探视;他们还要求大陆开放「六四」禁区,让民众自由讨论及悼念「六四」;并须彻查真相,追究屠杀责任。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接受本台访问时强调,今次联署是罕见国内外团体的协同行动,在「六四」议题上,海内外人士达成共同的目标和诉求。她希望透过联署行动,令大家关注不断涌现的「六四」新犯人,亦显示「八九六四」是「一场从未结束的屠杀」。

邹幸彤说:想让大家去关注,「六四」不只是一个历史事件,而是现在。新的「六四」犯人,每年都有很勇敢的人冒著风险去纪念「六四」;比如「酒案」是个很突出的例子,去年也有李小玲,再早一点也有陈云飞,今天(最近)也有株洲的两个公民被拘留。这是持续进行中的一场屠杀,是对整个中国人民、民间持续进行的一场压逼和屠杀。

香港立法会前议员梁国雄向本台表示,29年前的6月2日,正是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等「天安门四君子」,发表绝食宣言的纪念日,这是联署信隐含的背后意义,他们要对中共封禁六四历史、逼害刘晓波及更多纪念「六四」人士表达的明确立场和态度。

梁国雄说:「六四」镇压从来没有停下来,现在已经荒谬到一个程度!要中共当局调查「六四镇压」是怎么一回事,追究那些应该负责的人是一个很正常的诉求,是没有罪的,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人权、表达自由。

「六四酒案」被捕公民罗富誉的妻子高燕接受本台访问,她指案中四位公民已被捕两年,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罪」起诉,但拖延不审不判;四人被羁押的看守所条件恶劣,家属亦多次遭国保威胁恐吓。高燕认为,丈夫只是一个正常的公民,在一个「奥威尔式政权」的国家里,说真话就是一种罪。

高燕说:我老公做的事情就是一个正常人所要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已,但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居然就颠覆国家了,我们的善良就限制了我们对它们邪恶的想像。比如说有一个人杀了人,他肯定不希望有人知道,这个事情他肯定也知道是错的。但是为了它自己的政权,就要人们遗忘这件事情,你把它的伤疤拿出来给世人看,它肯定就要对付你。

在2016年「六四」前夕,「六四酒案」四位公民共同制作一款名为「铭记八九六四」的白酒,并通过互联网销售,定价是每两瓶89.64元人民币。其后四人相继被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罪」起诉。据悉,四位公民羁押两年后未改初衷,他们会在「六四」当天絶食作为纪念。案件律师之一的卢思位周六获准会见张隽勇,他向律师指将一如既往,参加絶食行动。

另一位广州维权人士李小玲与多位人士,2016年「六四」前夕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起写有「六四光明行」的标语牌,拍照并上传互联网被捕,李小玲作为发起人,后来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而在2015年清明前夕,成都维权人士、「八九学运」参与者陈云飞为「六四」死难学生肖杰、吴国锋扫墓,在回程途中被持枪特警拦截抓捕。到2017年3月31日,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将他判监四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