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佔中不是推翻政權 只求改革政治制度(視頻)

2014-10-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周永康接受本台訪問時說,政府必須要給予市民一個解決的方法,才能說服他們。(劉雲攝)
周永康接受本台訪問時說,政府必須要給予市民一個解決的方法,才能說服他們。(劉雲攝)

 

政改議題2012年出現以來,在香港大學就讀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一直站在最前線。既率領學校罷課,再領導佔領運動,但是,两年時間特區政府卻一直沒理會。本台專訪這名學生領袖周永康,他強調佔中不是要推翻北京政權,只是要求改革政治制度。(劉雲報道)

自2012年,香港政改議題再度成為社會關心的議題,於香港大學修讀比較文學及社會學雙學士的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已打醒十二分精神,一直注視,學聯除向政府表達他們的意見及關注外,周永康更積極投入參與各項與之有關的社會活動,務求社會大眾關注,令政府聆聽。但是,2年以來,社會大眾的公民意識已覺醒,但是,政府仍未肯與學生對話。

周永康: 我們覺得是北京政府仍未有訊號給特區政府,現在坊間所有行動對特區政府而言,是帶來很嚴重的管治成本。特區政府常聽從所謂北京或中央管治官員講,他們仍然未能感受到切身之痛。

他估計,香港的情況是否進一步嚴峻時,也許會影響中央所謂的黑色資金流通,這遂成為中央官員最為關注。當下,他覺得政府仍未想到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法,因為北京仍在掙扎或思考此問題,所以,特區政府現在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態。

周永康: 大家不是要推翻政權,而是改革政治制度。阻力必然是特區政府要做某些事情時,面對現在特區政府官員的苟且偷安的情況下,必然期望官僚心態呈示上面(北京),這才可給予實際答覆。

縱使特區政府處於被動的角色,周永康覺得,香港人不應該坐以待斃,需要透過行動迫政府作出決定回應香港人,否則管治危機會越滾越大,最終會波及大陸的管治。

對於人大的決議,他認為不民主,是欽點制度再加貌似投票的機制,然後打扮成“選舉”,但是,他覺得這不是香港人想要的東西。哪什麼方案才獲香港人接納?

周永康: 政府必須要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來解這困局。這不是香港人的責任,因為香港人不會識那麼多行政問題。但是,這確實是政治訴求,你自己透過自己的行政渠道,把這政治訴求納入回整個政改裏。

他透露,自佔領運動出現以來,他遭到不同的滋擾。

周永康: 無論在明在暗,不斷有人騷擾你,把你的個人資料公開放到網上,電話基本上一分鐘會有幾十個電話打來,這些基本上是一種滋擾。

他說,早有心理準備會遇到這些精神上的騷擾。

周永康: 因為看著大陸時,他們黑白二道都會用,希望據此箝制異議聲音,現在只是把大陸的一套搬來香港使用。

對於不少人認為是次佔領運動,最終仍會是徒勞無功,他卻覺得提出這意見的人,只是把影響深遠的政策放在一旁,而放大佔領運動帶來的影響。他說,這不是佔領運動的原意。

周永康: 佔領爭取的貢獻及成就,其實可以對你在其他方面的影響減到最少,但是,他們不會看這方面。這是部份香港人普遍有的一種想法。

自佔領運動於9月28日開始以來,他發現到香港人變了,他們的抗爭意識再不能同日而語,已踏入另一個階段。

周永康: 在此情況下,面對這樣一群堅守原則的民眾時,政府其實是很難管治,倘若不能給予合理的方向予香港人可解決這局。我相信,這是我或香港人的一種轉化。

可是,在整個佔領運動發展至今,“自發參與”已成為眾多參與者的表述,甚至當學聯跟政府早前達成對話的初步階段時,更有參與者以“學聯不代表我”作為回應。周永康認為,這是自然的事,各參與者有權選擇自己的做法,這不影響這場運動的困難。

周永康: 對政府而言,有更多不穩定性,需面對更多及更大的風險及危機來處理當下的問題。

因此,政府必須要向普羅市民給予一個解決的方法,這才能說服他們。他覺得,這是今次運動的一個特色。至於修讀比較文學及社會學的他認為,現在已不是某專業才從事某專業的年代,在整個運動中,也有不少其他學系的同學參與,當中包括藝術系,因為他們已意識到社會的危機,現在已進入全民抗爭的年代。

不過,這場抗爭,他覺得跟八九民運有不同,除了科技外,八九民運差不多是動員全國的力量去反抗這政權,所以,當時北京面對的威脅更嚴峻及迫切。但是,香港的運動僅限於香港這片土地而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