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第四集:古雲抗爭(視頻)

廣東河源市有大量礦產資源,但當地過度採礦造成的嚴重污染,更引發村民不時與礦主及礦工發生衝突,村民要求農作物損失賠償及抗議,反被警方武力驅趕,有村民去年被捕仍未獲釋,村民指控礦主收買地方領導。(畢子默報道)
2011-07-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返回 哭泣的东江


東江之行第四站,記者來到廣東河源市。據說,河源的地名其實和東江密切相關,指東江源水流不盡,但這種情景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就快要消失。

河源市的東源縣,原本是河源市的郊區,剛剛才立縣不久,縣城很小,除了新的政府辦公大樓外,沒有其他建筑。反而離縣城東邊五公里的仙塘鎮,街市就人流如織。

仙塘鎮本身占的土地面積不大,卻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但卻因為采礦,村民與礦主及礦工不時出現暴力衝突,去年9月11日,鎮內古雲村便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抗爭。

記者徒步進入古雲村﹐這條村緊挨著東江,但這段河流的水流卻是極小極渾濁。當地人說,因為今年河段上游建起了水電站,將水流攔截,加上瘋狂采礦令到河中泥沙沖積,河床比十年前高了許多,他們說,再過十年,這里恐怕會斷流了。

記者來到了村口,一間理髮店正捲起鐵閘準備開始一日的生意,里面的男子看見陌生面孔,警惕地說,去年 9月11日,古雲村民與礦公司發生了沖突,公安來抓走了好多人。他又說,去年六月也發生過一次類似的沖突,當時礦主雇用保安將村民打退了。

後來記者了解到,古雲盛產稀土礦,這里稀土的開采權,過去一直由一家私人企業一手包攬,開采面積達一千六百畝,七倍超過許可證限定的面積,令整個古雲村幾乎沒有一塊良田。根據村民指示,記者來到村中一個被廢置的礦場,這里的路邊擺放著許多巨大的、被切斷的輸水管,采礦產生的污水仍然不斷流向山下的的河流。

記者遇到古雲村一名年邁的村民,他向記者詳細講述了911沖突的經過。他說,那天由于村里面有雞鴨喝了污水後死亡,村民們向礦場老板提出賠償,結果有村民被保安打了出來,一百多村民於是沖進礦場,將所有機器全部破壞,將用于洗礦的輸水管切斷,雙方於是打了起來,各有多人受傷。後來來了兩百名武警,將近百名村民逮捕帶走,至今尚有五人沒有放出來,聽說要坐牢。這名村民說,雖然有人起來抗爭,但都無濟于事,礦主們早就將上邊領導收買了,誰反對就抓誰。上邊說,這是維穩的需要。

古雲抗爭事件在去年一度引起傳媒關注,南方日報、人民網都有登載過有關報道。壓力下,舊的礦場老板撤走了,但據說,最近山下又來了新公司。眼見推土機已經陸續到位,村民估計,他們又要開礦了。

而在古雲附近的一個山頭,同樣有礦老板磨刀霍霍。記者在一個叫到吉的自然村附近看見,有工人正往深山開路,路上大片的山林遭到砍伐,被砍下的樹木被堆放在路邊,準備運走,路上全是泥濘的紅色的土壤。駐扎在山上的臨時工棚,里面的人不肯透露任何消息,只說自己是打工的。

同樣在仙塘鎮,經過“東江風景畫廊”和當地一個東江水電站,在距離古雲村約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有一條紅光村,這里有附近最大的瓷土礦。記者搭乘電單車,途徑崎嶇的山路到采礦場,中間不斷有運送礦石的貨車下山,揚起一路塵土飛揚。

終於礦場,記者看見這里原本被茂密森林覆蓋的山,如今山上的樹卻逐漸被砍伐一光。山體被打成一塊塊大石,經由泥頭車不斷運走,山腳下污水橫流。為了提煉深埋在山體中的礦資源,工人受命在山上鑿出幾個巨大的黑洞,開鑿時產生的瓷粉,就被用來做瓷磚。在礦場旁邊,有專售瓷磚的經銷部,提供一條龍服務。

有采礦的工人說,以前任何人只要有三十萬就可以做礦主,現在的價位已經升到一百萬,這些錢全部交付給村領導。當然,工人說,這些開採行為是非法的,并沒有國家批文。但這里的礦山已經開采十二年,承包開礦的老板據說身家過百億,而附近還有另外兩名老板正在其它的山頭采礦。

新的禿山正不斷形成,它們發出刺目的古怪白光,以裸露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與旁邊默默等候被砍伐命運的原始森林比較,顯得極不協調。

紅光村的村民感嘆,他們周圍的山快要被挖光了,而村民每人得到的只有一百元的補貼。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