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自由日 中港澳傳媒感嘆多

2017-05-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亞洲區新聞自由排名數據圖。(自由亞洲製圖)
亞洲區新聞自由排名數據圖。(自由亞洲製圖)
Photo: RFA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本台採訪了中港澳三地的傳媒工作者,在公眾輿論認為新聞自由日益惡化下,了解他們對新聞環境的看法和展望。(林國立 報道)

無國界記者早前公布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名單中180個國家同地區中,香港排名第73位,較去年下跌4位,是2002年有紀錄以來新低,而中國與敘利亞及朝鮮,並列新聞自由指數最差的5個國家之一。

中國資深媒體人朱欣欣對本台表示,自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上台後,就加緊對傳媒的管控,去年2月,習近平走訪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強調媒體姓黨,記者在傳統媒體的空間愈來愈細。

朱欣欣說:中國新聞環境是從習近平上台以來,可以說是愈來愈惡劣,一步步的收緊,隨著社會矛盾愈來愈尖銳,社會衝突不斷的發生,這樣它更恐懼,要更控制訊息的傳播,唯恐訊息傳播帶來整個社會普遍的響應,中國很年青的很能幹很有才華的一批調查記者,這些年來逐步離開主流媒體官方媒體,組織內的媒體做調查也很困難,很多真相無法報道。

對於前景,朱欣欣保持樂觀,傳媒人和公民,透過網絡發布訊息,即使官方極力封禁,但他相信仍然有空間。

朱欣欣說:中共控制的無非就是一些網站,傳統的媒體,QQ、微訊、博客等,廣大的民間輿論空間,它是無法徹底控制的,儘管它設置了很多封鎖,所謂敏感站過濾也好,刪帖也好,它是不可能完全控制的,可以說是網民在爭取新聞自由權利的過程中,不斷改變戰略戰術,不斷摸索打破新聞專制封鎖的方法。

但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和澳門,傳媒人就未感樂觀。袁小姐在香港做了9年記者,曾在被大陸視為敵對媒體的壹傳媒集團任職多年,她指近年香港主流媒體“歸邊”情況愈來愈明顯,壹傳媒這類媒體就受到抽廣告壓力經營困難,新媒體就資金不足,傳媒人看不到出路。

袁小姐說:幾多間傳媒還可以守得住,背後不是所謂大地產商資金或紅色資金,最大的關注就是,會不會被人抽廣告,之前在壹傳媒做一些有關佔領的新聞,原來很多商家就不會再在我們那裡落廣告,我就比較悲觀,對我來說例如我們看到,有些有心的傳媒人,可能在外面會做一些新網媒,例如眾新聞或傳真社,但到底香港人到底有多願意付錢,那些網媒去眾籌,原來有些連(目標)的10份1都沒有。

一海之隔的澳門情況可能更差。澳門傳媒人余先生對本台表示,澳門主流傳媒,只有數份報章和電視台,在澳葡年代已傾向親中,到回歸後就更明顯,近年網上出現較敢言的網媒,但影響力很快就被沖淡。

余先生說:那兩個(網媒)在2014年前影響力很大,但現在不斷有一些所謂新媒體會出現,我的主觀估計就是,他們的任務就是要淡化或抗衡,“論盡”或“愛瞞”這些媒體,有些打正旗號改名“正能量”,推銷政府的政策,中聯辦都公開講在澳門,就算傳統媒體都要爭取新媒體的陣地。

余先生相信,類似的新媒體陣地戰,同樣亦在香港上演,前景亦令人憂慮。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