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人士张世军和唐吉田失踪丁子霖仍被软禁

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日虽然已经过去,但中国当局对异见人士的监控措施并没有放松。曾谴责屠杀的六四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依然失踪,部分民运人士继续被剥夺行动自由。遭到监控的人士计划展开法律行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李若清报道)
2009-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周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当局耗用极大量资源,对至少65名被视为敏感人士进行软禁或监控。

事过四天,部分人士还没有完全摆脱当局的骚扰。

其中,在三月份曾经向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公开信谴责六四屠杀的前戒严部队军人张世军已经失踪多月,他的妻子女儿也被监视居住。到现在,没有人能够跟张世军或他的家人取得联系。

本台周一致电张世军的手机及家里座机,仍然没法接通,而较早前曾经为他提供援助的维权律师唐荆陵及妙觉慈智法师,都表示已经与他家人失去联系,现在比较关心他的处境。

唐荆陵律师又表示,自己在六月三日被公安强制从广州带到韶关,六号才能够回家。他说在2007年曾经提倡让六四成为“静思节”,悼念在六四牺牲的人民。这可让令当局特别注意他。他说,当局采取的各种软禁监控措施都是非法的。

唐律师说:这个体现了有些人对这个过分慌张,我在07年发起静思节及在08年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今年肯定有些人对这事情特别惊慌,所以进行大规模的软禁行动。

此外,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丁子霖说,她自六月三日被软禁在家里,到现在还不能出门,今天需要到工作单位,就只能坐国安的车去。她说,自六月三日下午开始她的互联网及所有电话都被切断,通讯服务只在前天恢复运作。

她说,最令她难过的是六月三日不能去儿子20年前遇难的木樨地祭奠他,但是唯一令她感到安慰的就是香港同胞十五万人在六四晚上开烛光纪念晚会。她说:把薪火传到大陆,将来有一天,不管我们在不在,这个薪火能够相传下去。要是薪火传不下去,传不到大陆,我真是觉得我们这个民族万劫不复了。

另一名天安门遇难者母亲张先玲表示,当局对她的监控到周日晚上才结束,警卫撤走了,电话通讯也恢复了。她说,今年对她的监控是20年来最严厉的一次。

此外,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的学者徐友渔的电话及互联网还继续受到干扰,本台记者电话采访他时对话就两度被截断。徐友渔早前被警告不准在六四前后见外国人。

中国基督徒异见作家余杰则对本台表示,当局对他的监控到周日才结束,自己要跟警方人员交涉很久才让他去教会。他说,他跟其他共十多名被软禁和监控的学者,律师,维权人士将会采取法律行动,控告警方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监视居住的行为。他说:我觉得尽管宪法跟相关法律都是空中楼阁,但我们还是要当真的,这样做才能形成压力。

据维权网统计,至少有65名人士因为六四20周年而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骚扰,其中包括有被当局拘留的,被强制带离住所的,被软禁的或被贴身跟踪的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