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艾滋组织促落实救助受影响儿童


2013-07-25
Share
AIDS-Henan620.jpg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孙亚、高艳萍等,7月25日上午在河南省民政厅外举出一封声明,呼吁当局落实政策。(现场人士提供)


河南省艾滋病维权人士及关注组织,周四首度进行网上记者会,呼吁当地政府尽快落实对受艾滋病影响儿童救助的政策,及关注河南省每年有千多名艾滋病人死亡的情况。关注组织批评,中央对艾滋病儿童提供的拨款,疑被地方政府贪污挪用。(海蓝报道)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孙亚表示,他们举行记者会,希望河南省当局尽快落实26号文件,其中对艾滋病影响的三类儿童进行救助,三类分别是孤儿、感染儿童、受父母感染影响的儿童。

孙亚指,现在中央拨款已经到位,受影响儿童的政策也有,但河南当局迟迟没有落实,推说没钱,因此他们希望政府公开信息,中央财政给予河南省多少拨款,而河南省用了多少钱在艾滋儿童救助方面。

他又指,有些省份如山东、江苏、广西、辽宁等,他们已有落实有关省级政策,而河南连省级政策都未有,他们要求公布省政策,完全执行26号文件。孩亚指,河南过去几年每年约千六名艾滋病人死亡,中央最近又推出文件对艾滋感染者给予救助,但在2009年26号文件推出以来,即使他们上访多次,当局推说当地太多艾滋病人赔偿不起,其他省病人较少,但据知中央对河南拨款较多,希望当局公开有关预算数据。

孙亚说:2009年下了文件,现在都4年了,每一年死1600人。你说这些孩子,家里的大人面临死亡,孩子也得不到救助,那么这个家庭是拿钱给大人看病,还是给小孩生活,这是一种很艰难的选择。你(当局)说慢慢解决,解决一年就有一千多人死亡。

身在台北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亦有透过网络参与记者会。他向本台指,去年9月他们已向联合国残障人权利委员会,递交了残障人和艾滋病人权利报告,去年11月向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提交报告,重点是河南地区艾滋病家庭的孩子权利情况,另外,亦向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委员会提交两份报告。而该些委员会各向中国提出问题,特别强调河南地区因输血、卖血感染艾滋病的家庭的赔偿、医疗情况。但现在这个问题,未有解决。

万延海指,近半年,中国政府在艾滋病儿童保护工作,今年中央财政增加了22.6亿给孤儿及艾滋病儿童,河南政府仍说缺乏资金,他怀疑被贪污挪用。他说:2013年拨22.6亿给孤儿及感染艾滋病儿童,中央政府给河南政府的钱也多,它被贪污掉,河南省什么信息都不公开,中央给了钱,地方上也应该给钱。

记者曾致电河南省民政厅,官员拒絶回应此事。

河南禹州艾滋病感染者胡小红指,丈夫早年车祸输血感染艾滋病,她及儿子先后被感染,她怀孕亦导致女儿出生感染。一家四口自2008年起先后发病。三年前,丈夫及儿子相继离世,目前剩下十岁女儿及她,女儿病情严重,她患了“脑白痴病变”,住了两年医院,现在不会说话及走路。替丈夫儿子治病,已花光她积蓄,并欠下债务,目前没钱替女儿及自己医病,当局提供的免费药物没法治疗女儿的并发症,女儿需要入康复医院,希望当局能提供救助。

她说:我的孩子现在不能上学,生活不能自立,政府也没人问一声。去年的住院费到现在还未给我们结清,虽然是几千元,但对母女来讲非常重要,是我们的救命钱、生活费。

他们致函给河南省民政厅、财政厅信件,指河南濮阳日报曾报道,自今年1月,将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每人每月六百元,而抚养机构发放一千元。但河南省的发放金额比这实际数目少,父母一方感染艾滋病死亡的儿童(亦即单亲家庭儿童)每人每月二百元补助,父母一方或双方感染艾滋病,但健在的家庭儿童,每人每月五十元补助,这部分救助的儿童,远低于每月六百元的标准。

大陆媒体报道指,截至2010年,河南省共有艾滋病致孤儿童2891人,艾滋病导致的单亲家庭未成年子女5878人,儿童感染者2153人,全省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约4万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