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获释后再与网友到公安局抗议

遭当局无理羁押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经过54小时绝食抗议及网友发起营救行动,于上周六深夜获得释放。他翌日联同10多名网友,到市公安局抗议。当局派防暴警在场戒备。(冯日遥报道)
2010-06-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参予黄丝带行动的网民,周日到新都市公安局抗议当局非法羁押陈云飞,由相片的左边起,为北京网友莫之许、八九学生领袖张明,穿花衬衣的为冯玉熙、刘浩前等。照片中间为四川遂宁维权人士陈卫。(照片由陈卫提供)
参予黄丝带行动的网民,周日到新都市公安局抗议当局非法羁押陈云飞,由相片的左边起,为北京网友莫之许、八九学生领袖张明,穿花衬衣的为冯玉熙、刘浩前等。照片中间为四川遂宁维权人士陈卫。(照片由陈卫提供) Photo: RFA


陈云飞于上周六晚深夜,因绝食抗议引致身体虚弱晕倒,被公安抬返家中。陈云飞周一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周日他与10多名网友,到新都市公安局抗议,指责公安机关非法羁押,要求立案调查,但公安拒绝立案,令他们感到十分气愤。

他说:公安叫我回去绑架我的清流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一直回避我们,加上他们都是同一伙的,我去报案有何用呢?另外,一个公民身体受到伤害,你还说要等15个工作天后才考虑是否受理,是说不过去的。

他指,上周四被人黑布蒙头带到清流派出所,当晚再被带到一处地方羁押,期间有7人24小时严密看管著他,被禁止离开及对外通讯,他其后以绝食抗议当局违法行为,陈云飞指,现时身体仍然十分虚弱,背部仍留下被拖伤的伤痕。

他说:我遭他们非法羁押了六次,在第三次被羁押时,身体开始出现毛病,要服药止痛,他们拒绝给我药食,我不支晕倒,他们初时抬我,其后就拖行,我衣服都被拖脱至光著身,背部全是伤痕。

陈云飞带同网友到相信是他被羁押的镇政府一个办公室外抗议.照片中间手拿胶袋者为陈云飞。(照片由陈卫提供)
陈云飞带同网友到相信是他被羁押的镇政府一个办公室外抗议.照片中间手拿胶袋者为陈云飞。(照片由陈卫提供) Photo: RFA

周日到公安局抗议的维权人士陈卫向本台记者指,在陈云飞遭羁押期间,网友们除了不断向当局提出抗议外,各地网友还组成“让好人陈云飞回家”的黄丝带行动,在营救行动宣布后不久,就接获陈云飞获释的消息,他指是次营救行动成功,是得力于广大网友及媒体的支持。

陈卫说,网友其后又去相信是羁押陈云飞的地方参观,期间一直有防暴警在场戒备。他说:公安局门前停了两部警车、一部防暴警车,有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员守候,其后又来了两个配带手枪的警员,讹称是收到有人报警,整个过程都是客气的,没有受到大多阻挠,因为我们有十几人,他们要来戒备。

黄丝带行动于周日下午四时许结束,各网友随即自行离开返家,陈卫说,网友们行动前均做好被抓捕的心理准备,他们都不怕被打压,会坚持为弱势社群发声。

陈云飞和黄丝带声援的网民,到关押他的清流镇政府门外抗议。(照片由陈卫提供)
陈云飞和黄丝带声援的网民,到关押他的清流镇政府门外抗议。(照片由陈卫提供) Photo: RFA

记者致电新都市公安局,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而清流派出所值班人员,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近几年,陈云飞在敏感日子和当局认为重要时刻均经常被公安肆意羁押,他单在今年年头起至今已被羁押了六次,由数日至十多日不等,他最近一次被羁押是在上月8日,期间更遭看守人员殴打。陈云飞在2007年在报纸上刊登向六四母亲致敬的广告后被劳教,他出狱后不断受到当局打压。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