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在劉曉波受審日監控異見人士

劉曉波案件開審,當局除驅趕或抓捕到法庭聲援的異見人士及訪民外,不少《零八憲章》的聯署人及異見人士亦受監控,部分人遭軟禁或短暫關押。禁止他們到法院聲援。另外,香港數十個團體到中聯辦示威,要求釋放劉曉波。(海藍報道)
2009-1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2月23日,在刘晓波受审的法庭外,警方戒备森严。图片上,警方强行带走一名示威者。(法新社)
12月23日,在刘晓波受审的法庭外,警方戒备森严。图片上,警方强行带走一名示威者。(法新社)
  

《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張祖樺,在劉曉波審訊前夕,警察增派人員在家門外站崗。張祖樺向記者表示,劉曉波開庭日,他被軟禁家中,家門外有大批警察及警車,比平日要多。週二(22日)下午巳有兩名警察向他明確表示,週三(23日)不能外出,更不能到北京巿一中院去旁聽審判。

張祖樺指,他家門外一直有警察站崗,自12月初起,他被加強監控,國保曾找他談零八憲章一週年的事情。他說:從樓下看去,正式的警車就有4輛,有標誌的,兩個大的警車,兩個小的警車,還有些不掛牌照,比平時增加,他們說是奉命辦事。

第一批零八憲章簽署者高瑜,上月曾在捷克向外交部長提及劉曉波案件情況,週二開始有警察,24小時在家門外站崗。

高瑜表示,國保人員週二下午巳告訴她不能去聽審,出入也要坐警車,自04年後,她家門外巳沒有警察,估計劉曉波案件宣判後,警察才會撤走。她說:昨天我巳經進入狀態,下午開始日夜值班,我不知道有幾個人,有一輛車,因為現在太冷,他們在車上巡邏,今天3個人陪我出來,看著我就是不讓我去法院。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六四四君子”之一的周舵、異見人士陳子明及江棋生、余杰,他們都是零八憲章第一批簽署者,近兩天都被國保勸阻到法院聲援。

周舵向記者表示,週三分別被警察及昌平國保處處長到家中談話,了解他對劉曉波案件的看法,試探是否有其他活動。

異見人士陳子明則表示,由於他公開表態聲援劉曉波,他家門外一直有警察守候,多數在站崗室內,重要時刻會現身,週三他們開始出現,因此他不打算外出。

獨立中文筆會前副會長江棋生表示,他家門外有警車守候,應該有不少警察,他本人沒有外出,但他的妻子早上曾到法院陪審,一小時後被警察送回家。

異見人士余杰表示,自週二被國保通知,案件審訊期間不能出門,外出要坐警車,他暫時沒有外出。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上週曾建議零八憲章簽署者到法院陪審,共同承擔責任,另一名“天安門母親”成員表示,週二,國家安全局人員到丁子霖家中,要求不要外出,現時她被七八名便衣人員24小時站崗。

六四傷殘者齊志勇及北京維權人士李金平,分別被警察關押。齊志勇透過電郵向記者表示,週三早上七時多,他被兩名警察及一名保安,帶走順義郊區,警察表示不能讓維權人士及訪民到法院鬧事,直至下午五時多,才把他送回家。李金平則表示,週二巳被三個國保抓到朝陽派出所,然後帶到洗浴中心.被兩名國保監視,直至週三下午仍未獲釋。

據博訊網站指,被警察嚴密值班看守的北京維權人士,還有王德邦、張輝、李智英等人。另外,廣州及深圳的零八章署人包括野渡、温克堅及趙達功,較早前曾被國保要求不要到北京聲援的趙達功向記者表示,他一直不能到北京,所以不可能去參與聲援。

另外,香港47個團體包括支聯會、獨立中文筆會、香港記者協會,及國際筆會多個分會等大約廿多人,週三到到中聯辦示威,抗議中共當局以言治罪,審判劉曉波,示威者在現場宣讀聯合聲明,並在中聯辦門外綁上黃絲帶,要求公平、公開審訊,並立即釋放劉曉波,但隨即被保安人員拆掉。其後,支聯會與教協、記協及天安門母親等團體,聯署致函最高人民法院表達訴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