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两个重大历史过失无法弥补 天安门母亲继续追究六四责任

2019-07-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23日,「八九民运」期间,有示威学生打出反对李鹏的抗议海报。李鹏在「六四事件」中持强硬态度。(美联社)
1989年5月23日,「八九民运」期间,有示威学生打出反对李鹏的抗议海报。李鹏在「六四事件」中持强硬态度。(美联社)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认为,李鹏一生最大的过失是六四镇压和兴建三峡工程,在「六四」的大屠杀事件上更是历史罪人。天安门母亲尤维洁表示,即使李鹏离世,他们仍会继续追究他及其他人的法律责任。(潘加晴 报道)

89年六四事件遇难者家属群体「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周二(23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对于李鹏死讯,她本人觉得并不重要,但作为「天安门母亲」团体,由于李鹏在「六四」大屠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即使他已离世,他们仍会继续追究李鹏及其他相关中国领导人的法律责任。

尤维洁又说,她看到新闻联播,称李鹏果断制止了一场反革命暴乱,她不认同官方的讲法,认为当年的学生运动只是公民行使宪法赋予表达意见的权利,一个文明社会容许每个人发声,不会用革命者或反革命者来为自己国民定性,只有高度极权国家才会用这种语言和方式。

尤维洁说:从政府层面来说,政府的诚信度在哪里﹖当年提出反革命暴乱,然后改成政治风波,现在30年过去,不但不对当年的惨案有任何忏悔,包括李鹏可以安享耆年,邓小平以安享耆年。那么我们每个受害者的家庭就背负着一个失去亲人的沉重担子,一直活在这种痛苦的心里头,这是不可能享受自己的生活,也不现实,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沉淀着痛苦。他们可以(安享晚年),到现在30年后,还要用这种反革命暴乱来给自己的国民扣帽子。我到现在来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感到遗憾、不赞成及置疑。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表示,李鹏一生最大的过失是六四镇压和硬推兴建长江三峡工程,在「六四」的大屠杀事件上更是历史罪人。

何俊仁:在六四屠杀事件上,(李鹏)是一罪人,他做的不只是表面宣布戒严,他与陈希同等人提供许多错误资料,以及形成一个集团令赵紫阳失去权力及邓小平的信任,促使邓小平作出戒严和屠杀决定。另外一个最大过失当然是长江峡工程,他一意孤行,莫视许多专家和环保人士反对,兴建三峡工程。

何俊仁指,李鹏这两个重大历史过失是无法弥补,影响中国几代人。

何俊仁指:这两个历史过失是无法弥补。89民运剥夺了一代(人),甚至现在能够使中国走向自由、宪政开放的机会。另外对全国环境生态破坏亦是几代(人),甚至数十年的影响,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历史错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