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将立法监管境外NGO 民间组织更堪虞

2015-03-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对志愿团体(NGO)的注册或规管非常严格。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在人大会议上,公开称将立法监管境外NGO。有维权人士相信,当局此举是忧虑外国势力借NGO渗透政治;民间NGO负责人则担心,境内NGO的生存空间会更窄。(文宇晴报道)

大陆当局一直对民间的NGO组织监管甚为严格,广东省过去数年间,更对劳工NGO的打压越来越重,中央当局近期或对境外的NGO,也要立法规管。

深圳公益组织“打工者中心”负责人陈茂向记者反映,劳工维权话题在大陆甚为敏感,特别在众多民工的广东省,基本上能成功注册的劳工NGO非常少,这些团体不时被打压。

陈茂认为,大陆本土NGO面临的打压不少,相信当局对外国的NGO打压,也不会放宽。

他说︰虽然是在大陆,但是若当局认定你是接受外面的资金,均列入涉外团体,都是领域的问题。其实,好多劳工NGO,政府都知道是做什么,但不会放宽。所以,是根据你做的事。我们大陆居民做,都无办法注册,更何况外国人办,更加无办法。

广西法律工作者邓朝木发起的NGO华人公益慈善基金会,申请了近4年时间都无法获得审批。他说,若当局对外国的NGO也要立法规管,担心民间NGO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少。

他说︰对中国的所有慈善基金会,是苛刻的条件。中国内地的、外国的监管日后更为严厉,对民间好多的慈善团体的运作,出现好大困难。对困难家庭民众的救挤、帮助,更加不方便。

不过,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上周三(4日)在会议上强调,立法是让境外NGO在中国的活动能够有法可依 。

她说︰一方面,要保障他们(境外NGO)的合法权益,让她们更好地发挥作用。另外一方面,也要有效管理,要维护国家的安全和社会的稳定。

协助民间维权的组织“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曾成功在四川成都注册,但后来因涉及维权的项目越来越多,而遭当局注销。负责人黄琦对记者说,不管是境内或境外的NGO,若希望能在大陆顺利运作,都必须意识到当局的“底线”在哪,尤其来自境外的NGO,要通过当局的“认可”,更要通过一系列的要求。

他说︰他们主要是防止NGO演变为认为是西方颜色革命的工具,增加官方维稳的难度,甚至无法控制。大陆不仅NGO,可以说其他的民间组织,都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对于自己的底线有个定位,否则就不让当局认同,最终导致相关的人员入狱、判刑。

2013年的3月中,民政部长李立国公开称,民间慈善机构、工商协会及其他一些非营利民间组织,可直接向民政部登记注册,不必挂靠在党政机关,以扩大社会组织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但政治法律性和涉及外国的民间团体,仍然需要经过主管部门审批。

据网上的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大陆长期活动的境外NGO有1千个左右,加上开展短期合作专案的组织数量,总数可能多达4千至6千个。每年通过境外NGO流入大陆的活动资金,可达数亿美元,其活动范围涉及扶贫、助残、环保、卫生、教育等20多个领域。

大陆官媒“凤凰网”去年底曾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办公室拟立法管理境外NGO。报道引述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存奎的说话指,目前在大陆活动的数千家境外NGO中,有政治渗透背景的有数百家,认为有立法规管的重要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