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坚强活著待平反

2015-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2月2日,天安门母亲以口传的方法,成功举办了聚餐。(天安门母亲网页图片)
2015年2月2日,天安门母亲以口传的方法,成功举办了聚餐。(天安门母亲网页图片)

“六四”过了超过25年,踏入2015年,暂时维稳气氛未见紧张。一群天安门母亲成功在周一(2日)聚餐,期间未受干扰。但随著岁月流逝,能够出席年度聚会的母亲逐年减少,有成员形容聚会气氛悲凉。(文宇晴报道)

由六四事件遇害者母亲成立的家属团体“天安门母亲”,周一(2日)在北京订了4桌酒席聚餐,除了互相诉说过去一年的生活外,也作为遇难者家属的身份互相安慰。

成员之一的丁子霖对本台表示, 这是一个听不到笑语声的聚会,气氛甚为悲凉。当大家全体起立为死去的亲人,以及离去的天安门母亲成员默哀的那5分钟里,大家的心情有多么沉重,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她说︰今年气氛悲凉,觉得我说的人很难受,听的人也难受,再加上又去了几了难友,你能觉得整个气氛能(好吗)?真的,我听不到任何笑语来。大家都情不自禁地,互相轻轻地讲去年怎样被看著的,一家一家地这样互相诉说。

丁子霖又说,聚会中,她特别提到了去年因参与25周年六四研讨会而身陷牢狱,甚至面临重判的浦志强律师,以及当时也出席研讨会、目前仍处于半自由状态的学者徐友渔,把获得瑞典“帕尔梅人权奖”的所有奖金,捐赠天安门母亲的事情时,出席成员的心情变得愤怒和激动。

丁子霖说,去年六四25周年,因为当局的阻挠与刁难,他们无法能一起公开悼念。为了避开当局的监控,成员间以最原始的方式,口传聚餐的时间和地点。在这不张扬的情况下,他们的聚餐才能成功。

她说︰没有受到干扰,我们也采取应对的方式,就是先不来干扰我们,我们也不张扬。我们这个群体只要存在,六四不解决,我们不论采取什么方式都要坚持。所以,回来后我想要写一个文稿告诉大家,这也是我的责任,我应尽的义务。

聚餐前,家属举行默哀,怀念在六四镇压中失去的亲人。(天安门母亲网页)
聚餐前,家属举行默哀,怀念在六四镇压中失去的亲人。(天安门母亲网页)

出席聚餐的另一位成员尤维洁,亦形容每一年的聚会,因成员行动不便缺席,或是已经离世,对于其他成员来说,心情的确很难过。

对于加拿大政府将一批关于六四事件的解密材料曝光,引发关注与热议。尤维洁认为,这些关于当年细节文件的曝光,或能加快还原事件的真相,希望最终能成全天安门母亲的心情,就是渴求撤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的真相。

尤维洁说︰其实去年的时候被打压,的确是那个(厉害)。但今年,国家对我们是一个怎样情况,现在不知道。只感觉对于我来讲,是跟去年不太一样,谈话的气氛是要比去年温和很多。
记者问︰加拿大的国档公开了,你觉得这些国家档案,对于你们这些父母对平反,或是还原真相有什么作用?
尤维洁回答︰我觉得,世界各国能用他们的方式来解密这些东西的话,应该是对六四起到解决推动的作用。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能面对它,而且我也希望我们国家的人民是应该知道的。

为了记录这次天安门母亲的新春聚餐,丁子霖还特意撰写文章记录。文中提到,残酷的现实是天安门母亲注定要面对的,谁都无法回避。但大家在惜别之际,相互鼓励的仍然是:要“有尊严地坚持”,“有尊严地活著”。面对当今社会的强权与高压,大家心里明白:真理在我们一边,究竟谁怕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