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运被边缘化 六四30周年反思找出路

2019-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4日,在纽约法拉盛举行了「纪念胡耀邦逝世和89民主运动30周年国际研讨会」。(马立克 摄)
2019年4月14日,在纽约法拉盛举行了「纪念胡耀邦逝世和89民主运动30周年国际研讨会」。(马立克 摄)

海外民运被边缘化 六四30周年反思找出路

在美国,有海外的民运人士指出,胡耀邦逝世和六四后这30年,中共成功封杀良心运动,及将海外民运人士边缘化。他们认为,在反思民主运动经验教训的同时,必须要务实为中国民主法制进程探索出路。(马立克/霍亮乔 报道)

来自世界各地从事中国民主运动人士,周日(14日)在纽约法拉盛举行了一场「纪念胡耀邦逝世和89民主运动30周年」国际研讨会,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指出,六四后这30年,共产党在封杀良心运动和异议人士上做得非常成功,而且成功的把他们边缘化。

王军涛表示,中共建党立国一路下来,到胡耀邦赵紫阳试图构建开明的政治环境,其最后的结局是以「六四」天安门屠杀而结束,说明胡赵已经触到到了中共开明政治的极限,胡赵已经把共产党的开明政治走到头了。

王军涛:其实89年证明胡(耀邦)赵(紫阳)走到头了,胡赵精神走下去还是应该的,共产党只要把讲理的路给堵死了,那么下一轮各种各样中国的力量还是要找共产党算帐的,还是要解决问题,这样就会推翻共产党,而且会采取各种方式推翻他。下一步我就是说,我们这些良心运动的发起人,我们应该用甚么样的方式,和这些力量合作,把他们协调起来,一起去冲击共产党的专制制度,最后为中华民族创造一个能够带来长治久安这样一个政治制度。

因89年「六四」流亡海外的前赵紫阳顾问严家祺接受本台访问时说,30年来天安门母亲和六四的受难者几乎每一天都是在痛苦之中,赵紫阳自89六四被软禁后,直到去世15年的时间,都是在苦难的反思中度过。很多人都流亡在海外。这些六四的参与者他们受到几十年不间断的心理打击,是常人无法忍受的。

严家祺:实际上这30年,这些人都整天想著,六四要在中国土地上要恢复真相。因为「六四」中共政府说是一场暴乱,实践上跟暴乱毫无关系,是一场大屠杀。而且不是死了几个人而是成千上万。

「89六四」后被列入通缉令名单的北京学生领袖郑旭光说,自己30年来反覆回到89年的4、5、6那三个月,在反省当时的事情是到底怎么发生的,这3个月用了30年持续不断的回忆,思索反省,还原事实真相,到底出了甚么问题?他说,整个的情感变化非常复杂,有段时间,一想起那时的情景就会痛哭一场。

郑旭光:在89年的时候,几乎可能很多人都会感觉到我站在一个关节点上,大家才舍身忘死的去投入,但是出现的结果可能是绝大多数人不愿看到的。这个事情也是值得大反省的,为甚么可以说99.99%的人不愿意出现的局面出现了,肯定是我们的智慧不够。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主席李进进就表示,胡耀邦赵紫阳这两位前中共领导人的遭遇是同89民主运动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纪念两人就是对中国民主运动没有成功之深层问题的一种反思。他说,回顾了过去,不忘过去,面对现实走向未来,中国要走民主自由制度,因为目前来讲没有任何一个更好的制度可以取代。他指,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目标。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