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間諜安排墨爾本中國富商執行任務 富商遭逐出境

2022.04.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間諜安排墨爾本中國富商執行任務 富商遭逐出境 早前居住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中國地產商鄭介甫因為協助潛伏澳大利亞的中共間諜完成任務,遭澳大利亞驅逐。
鄭介甫推特視頻截圖 / 粵語部製圖

澳媒披露,居住在墨爾本的中國地產商鄭介甫被指控對澳大利亞事務進行外國干預,去年被逐出境。澳方指其執行中共間諜的指令,接近一位中國人權活動家在澳留學的孩子,及查找一名落馬中共官員在澳洲的資產。分析指,中國透過操控海外華人,在境外實施滲透。

《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周一(4日)報道,居住在墨爾本的中國地產商人鄭介甫因涉嫌協助一名潛伏在澳大利亞的中國間諜執行任務,去年被澳方驅逐出境。

《悉尼晨鋒報》等澳媒向未具名的澳官方消息人士及與鄭介甫有私交的人士求證案件,據目前披露的細節顯示,「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指控鄭介甫代表中國對澳大利亞事務進行外國干預。鄭介甫則否認這一指控。

澳媒報道稱,沒有任何暗示或證據表明鄭介甫本人是一名情報人員,但消息人士證實,鄭介甫在2020年向「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官員證實,他曾協助一名「難以捉摸」的中國人物在澳大利亞執行一些任務。但他在約談時稱,此人從未要求他做任何影響澳大利亞安全的事情,並稱中澳關係「應該得到珍惜」。

據鄭介甫支持者的說法,鄭介甫堅持認為他只是幫助這名中共疑似間諜完成了一些平常任務。他最終的目的是希望中國政府幫忙追回他在中國被侵吞的錢。

早在2015年,鄭介甫在澳大利亞媒體上宣稱,他的價值20億澳幣的中國企業集團資產遭中共腐敗集團剝奪。鄭介甫還曾指控2014年逃往紐約的中國商人郭文貴侵吞其資產。郭曾爆料中共高層貪腐秘辛。

澳大利亞前地方議員胡煜明向本台表示,中國移居海外的商人中,難免有把柄被中共拿捏手中,因此很容易就被中共收買,從而為北京利益服務。胡煜明說,從近年已經曝光出的很多案例中可以發現,中共代理人常常以各種面目出現,有的人甚至以在海外批評中共的面目出現,以掩人耳目。

胡煜明說:中國間諜各種各樣的面目都有。平常會批評一下共產黨,或者混到了些隊伍裡面去。共產黨做這個太簡單了。在中國做生意的發家的商人有幾個非常乾淨的?共產黨抓住他的一些把柄,再給他一些好處、給他一些項目甚麼的,要找為它做事的人大把啊!

胡煜明表示,澳大利亞安全部門早已啟動對很多中共代理人的調查,相信有很多人已被紀錄在案。

胡煜明說:驅逐的那些商人不只他(鄭介甫)一個,像我們這裡的情報部門調查了很多人,知道他們在做甚麼,有檔案的,在一個個跟進。對其他人也是一種警示:人在做、天在看,我們的情報部門也在看。尤其是「五眼聯盟」,它們對中國並沒有放放鬆。

早在2020年,「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首次就警告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鄭介甫構成安全風險」,該機構對鄭介甫提出的指控包括,他一直與中國國家安全部的一名官員接觸。

據稱,鄭介甫按照這位中共高級間諜的指令,接近一名在墨爾本的中國留學生,這位學生的父親是遭中國政府拘留的知名人權活動家。鄭介甫提出向這位學生提供2萬澳幣,試圖向其父親施加壓力,要求他停止批評北京。這位留學生拒絕與其會面及拒絕接受這筆資金。

但與鄭介甫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稱,這只是一項慈善之舉。

另外,「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還懷疑,這名中共間諜還要求鄭介甫從事其它活動,包括搜尋中共紀委監察委駐國家安全部紀檢組原組長劉彥平在澳大利亞的資產。今年3月,中共當局宣布,劉彥平因涉嫌違法違紀,正在接受調查。

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者馮崇義也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根據媒體上現已爆出的案情分析,這是中共在華人眾多的美國、澳大利亞、英國等國家的常規手法。他指,中共直接派出的間諜並不是很多,大多是在外國收買線人。

馮崇義說:中共政權在海外的所有活動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鞏固它的政權,把批評它的聲音消滅掉、壓制或者邊緣化。海外的中國人是它們嚴密控制或者完全控制的一個群體。中共肯定有派專業間諜,但是它們派的人不會很多,然後在這邊會發展線人,像鄭介甫這樣想要錢的人就很容易被收買。

2019年2月被澳大利亞取消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商人黃向墨(右)與澳大利亞前自由黨議員朗迪(Craig Laundy)的合照。(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2019年2月被澳大利亞取消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商人黃向墨(右)與澳大利亞前自由黨議員朗迪(Craig Laundy)的合照。(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馮崇義以被澳大利亞驅逐出境的黃向墨案件為例,認為澳方對鄭介甫的案例也以此方式處理。馮崇義說,儘管澳大利亞有反間諜等立法,但作為民主國家,適用法律方面面臨很多程序和取證方面的困境,因此很難真正去把中共代理人送上法庭。

馮崇義說:以前在澳大利亞被驅逐出去的黃向墨,情報部門知道他是中國國安的人,但澳大利亞是法治國家,起訴他不那麼容易,因為他的所有檔案、材料是國安那裡有,拿不到他的鐵證。所以澳大利亞當時對黃向墨的作法是不讓他進來,而不是採取把他抓起來,現在對鄭介甫的做法跟黃向墨那種做法一樣。澳大利亞在安全上用力很大,但是它這種法律更多的是起阻遏作用。

2019年2月,澳大利亞政府取消了中國富商黃向墨的永居權,當時黃正在其他的國家無法返回澳大利亞。黃向墨被指控滲透澳大利亞政界,為一些政客提供政治獻金。

而鄭介甫在去年被驅逐前,與妻子和孩子居住在布萊頓(Brighton)。鄭介甫是在2008年到澳大利亞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後,申請澳大利亞居留權,其時他並購買了價值825萬澳幣的豪宅。據估計,他向澳大利來房地產業和其他商業投資了4千萬澳幣,他還被任命為至少是一家中國文化團體的董事會成員。

據澳媒透露,鄭介甫的案例是在澳大利亞長居居民涉與北京國安或外國干預機構合作而被驅逐或禁止入境的案例之一。在過去的3年裡,「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悄然驅逐了幾名中國商人和記者。

輿論認為,鄭介甫的案例或許加重堪培拉與北京之間持續的緊張局勢。早前澳大利亞華人作家楊恆均和記者成蕾在中國被捕,並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或洩露國家機密。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畢子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評論

zu ming FU
2022/04/04 20:24

我曾經使用過推特的原因而遭到警察的詢問,因為我是一名自由職業者,並且是找到在我當時在幹活的人家家裡來,估計怕洩露一些不該讓人知道的東西,當時用車載到灣里區梅嶺派出所,因為有些東西是要記錄的嘛。再後來就來到了南昌市灣里區公安分局繼續接受詢問,當時是在一個門口顯示好像是境外組織的103辦公室,提出一些諸如在推特發表了一些什麼東西,關於關於反對中共的意見呀,有沒有支持美國總統,是否是他的粉絲 ,還有微信朋友圈不能發出一些敏感的東西出來等等,並且真正由警察給我的“茶”,感覺挺沉重。中午時分還給帶來了一份快餐還把我的手機拿起,再三告誡,不能這樣做,後果很嚴重。後來發現再上推特有點難了!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