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娘子军版权案再起风波 剧团法院发文互轰

2018-0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月2日,中央芭蕾舞团发出严正声明,言辞激烈的批判西城区法院。但几个小时后,该声明被全网遮罩。(中央芭蕾舞团官网)
2018年1月2日,中央芭蕾舞团发出严正声明,言辞激烈的批判西城区法院。但几个小时后,该声明被全网遮罩。(中央芭蕾舞团官网)

因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版权案败诉的中央芭蕾舞团,周二(2日)发出「严正声明」,批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枉法。但法院反驳指中央芭蕾舞团破坏法纪。双方互攻引发了网民对意识形态宣传的嘲讽,官方则立即灭火,全面删除有关的资讯。(黄小山 / 文宇晴 报道)

据中央芭蕾舞团的声明称,北京西城区法院强制执行渎职法官的枉法判决,已对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造成严重伤害,进而使《红色娘子军》将遭遇被迫停演的命运。

在声明中,中央芭蕾舞团称《红色娘子军》是周恩来亲自策划、指导,在中宣部、文化部的直接领导下诞生。还称要捍卫先烈用生命和热血染红的《红色娘子军》不被司法腐败玷污,并谴责该案的主审法官孙敬肆意践踏法律、破坏法治。

西城区法院当晚发出回应,详细列举了剧作家梁信投诉中央芭蕾舞团侵害《红色娘子军》著作权的经过,从两年前一审民事判决,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二审维持原判,北京市高院驳回中央芭蕾舞团再审申请等,并透露中央芭蕾舞团一直拒绝履行总额12万元的赔偿责任。上月底,法院才强制执行查扣了中央芭蕾舞团包括利息在内的13万多元。

事件发生后,中央芭蕾舞团立即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官媒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称︰中央芭蕾舞团发严正声明与法制背道而驰。而官媒环球时报也发文批其「太不得体」。

版权之争的原告亲属、演员冯远征于微博称「中央芭蕾舞团如此无视中国法律,把自己淩驾于法律之上,这样的法盲团领导实在可笑」。

而网民发起的围观则迅速让事态发酵。媒体人透露,这是自2014年艾未未发起的「腿枪」照片秀嘲讽《红色娘子军》以艺术的名义进行意识形态灌输之后,该芭蕾舞剧再次成了被调侃的对象。

周三早上,网信办下令全网查删与此事有关的资讯。芭蕾舞团的声明和法院系统的说明,也被立即遮罩。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律师称,此事反映出的中央芭蕾舞团习惯了吃免费的午餐,同时,根据官方的行政体系,他们的行政级别又远高于区级法院,有恼羞成怒的意味。

他说︰以前呢,如果在里面的员工他创作的东西啊,根本谈不上什么知识产权的。如果不是员工,一般也不跟它计较。也就是免费午餐吃习惯了。它如果从行政级别角度呢,区法院应该是正处级,中央芭蕾舞团按照行政级别厅级肯定有的。从这角度上呢,恼羞成怒应该是这样的。

而曾因质疑「狼牙山五壮士」有虚构因素,而被其后人起诉、并遭西城区判决败诉的历史学者洪振快说,相比他因质疑「狼牙山五壮士」遭打压的案例,《红色娘子军》版权案其实只是红色意识形态领域的内部的纠纷,12万的判决金额显示,西城法院的判决实际上有政治平衡的意图,只是中央芭蕾舞团不服气,想用红色身份耍特权,但引发了更大的舆论危机。

他说︰从著作权的角度来看呢,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的这个判决呢,对中央芭蕾舞团来说呢,它是已经尽到了维护的这个责任。只是中央芭蕾舞团他们认为《红色娘子军》是他们的一个红色身份,所以他们现在对这个判决非常不满。昨天的声明很显然是要把它意识形态化了,想以政治来干预司法。最高法昨天的表态都已指他们违反法制了。

洪振快还表示,一旦涉及到挑战党的意识形态的案子,法院都会做出维护意识形态的判决。而且从去年3月15日,全国两会通过的民法总则第185条,要维护「英雄」、「烈士」的名誉和荣誉。去年的12月22日,全国人大又在讨论保护英雄烈士法的草案,试图把所有的管道和手段都利用起来,对质疑挑战党的的意识宣传的英雄的行为进行打压。

而中央芭蕾舞团周三下午在回应本台的采访请求时则称,他们什么都不能说。西城区法院院办值班电话则无人接听。

改编自电影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诞生于1964年,是中国官方的一个意识形态宣传剧码,曾是文革时期中国的八大样本戏之一。文革结束后一度禁演,90年代初作为意识形态剧码再度复演。2011年,电影剧本作者梁信将中央芭蕾舞团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要求中央芭蕾舞团停止演出《红色娘子军》、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2015年5月18日,西城区法院判中央芭蕾舞团向梁信支付报酬及诉讼费共计12万元。但中央芭蕾舞团持续上诉,双方的纷争一直持续至今。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