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赦关注新疆「再教育营」操作 要求中国交代百万人处境

2018-09-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国际特赦组织于2018年9月24日发表报告,要求中共当局对向被关「再教育营」的百万人的家属交代其亲人处境和下落。图片为在境外的被关押者家属高举亲人照片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压促释亲人。(吴亦桐下载自「国际特赦」官网)
国际特赦组织于2018年9月24日发表报告,要求中共当局对向被关「再教育营」的百万人的家属交代其亲人处境和下落。图片为在境外的被关押者家属高举亲人照片呼吁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压促释亲人。(吴亦桐下载自「国际特赦」官网)
 

国际特赦关注新疆「再教育营」操作 要求中国交代百万人处境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周一(24日)发表报告,透过100多个亲历者及关押者亲属现身说法,再一次证实新疆高达一百多万人被关押在「教育转化中心」,并受到酷刑虐待。还被迫唱红歌及学习中共领导人讲话。国际特赦要求中国当局作出交代。(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报告,再揭中国政府不断加大力度,针对新疆自治区内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与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实行大规模拘禁、侵扰性监控、政治教化及强制性文化同化。

报告指出,现时新疆有多达一百万人被关「再教育营」,而他们的家属不知亲人所踪。

「国际特赦」探访了中国境外100多位失踪者家属或亲历者。他们披露自己的亲人仅仅因为使用Whatsapp社交软件、或与境外亲人联系、回国探亲等等各种「莫须有」的理由,即被秘密关入「再教育营」。

曾被拘押的凯拉特・萨马尔坎向「国际特赦」披露,他当时所在的「再教育营」有近6000人被关押,他刚被拘押时被蒙头和手脚戴镣铐,每天被强迫12小时站立不动。除酷刑外,他们还必须遭受精神上的折磨,被迫唱红歌及学习中共领导人讲话,甚至在每次吃饭前被迫高呼「习近平万岁」。

有报道称,在这些「再教育营」出现死亡个案,包括无法忍受精神和肉体双重虐待的人士自杀身亡。

「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向本台透露,随著国际特赦在全球收到越来越多「再教育营」 的案例,他本人及其他工作人员,于今年8月到达哈萨克斯坦实地访谈了100多个案例,通过亲历者呈现的细节形成了有力的证据链。

潘嘉伟说:在我们跟他们的访谈当中都证实很多报道过的「教育转化中心」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但是牵涉到的人数比一百万人以上可能会更多。我们访谈的其中几位是曾被关押过的,其中提到每天去洗脑、唱红歌,每天学习近平及一些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吃饭前一定要说「习近平万岁」,甚至去洗手间都是被监视,有被殴打、酷刑,很多不人道的对待。甚至自杀的案例也有,这是非常恐怖的情况。

在莫斯科国立大学就读的哈萨克族学生波塔・胡赛因向本台指出,她全家在2013年从新疆迁至哈萨克斯坦定居。2017年9月父亲到新疆看病时,被送入「教育转化中心」。

波塔亦透露,9月初国际特赦及一些媒体关注到她父亲的个案后,新疆工作组人员与她和家人取得联系,一面假意安抚,一面威胁她们不要对外「行动」。

波塔说:看我父亲工作的人打听我们的消息,还问我关于报道的事,然后我问他我父亲甚么时候放出来?他说不知道。而且那天那个女的打来电话让我不要再行动了,不要再发声了,我说我父亲不回来,我不会停止行动的。问她到底是甚么原因,她说我父亲长时间在国外,没有按时回来报备。不太明白为甚么平民,会被想甚么时候带走就带走?立一个非常荒唐的原因把他们关起来?这不符合国际的任何法律。

潘嘉伟也向本台表示,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会议上不断解释「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中心。他要求中共当局开放国际社会对新疆进行独立调查,交代失踪者下落。

潘嘉伟说:他们是被关押,不是所谓的培训。中国政府如果你是透明度那么高的话,可以让我们人权组织、联合国专家去直接调查;中国政府必须交代这些人的下落。

「国际特赦」东亚区主任林伟(Nicholas Bequelin)表示,这些所谓的「教育转化中心」不过是洗脑及实施酷刑与惩罚的地方,让人回想到毛泽东时代最黑暗的时刻,任何被怀疑不忠于国家或中共的人可能最终会被送到劳改营中。穆斯林少数民族群体长期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