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全牛否認網上造謠 批評警方誤導公衆

2016-07-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7月11日,律師到鄭州看守所會見被刑拘的維權律師任全牛。(現場人士攝)
2016年7月11日,律師到鄭州看守所會見被刑拘的維權律師任全牛。(現場人士攝)

“709大抓捕”事件中,擔任趙威代理律師的任全牛,上周被指“涉嫌尋釁滋事”刑拘後,周一(11日)獲准與律師見面,他否認網上造謠;批評警方稱他認罪是斷章取義、誤導公衆。國際社會對事件也高度關注,英、美、法、日、澳、港台等國家和地區的律師協會或法律團體發聯署信,要求國家主席習近平正視事件。但外交部發言人則重申,中國是法治國家,外國不得干涉中國內政。(文宇晴 報道)

鄭州警方日前在微博上稱被捕的律師任全牛,已承認5月27日在新浪微博編造、發布了趙威在天津看守所遭遇人身侮辱的虛假信息,並在網上廣泛傳播。常伯陽、張俊傑兩名律師,周一以代理律師的身份,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成功會見了任全牛律師。

常伯陽律師對本台表示,任全牛律師承認在微博的消息是他發的,但不承認故意編造謠言,警方發布的信息是斷章取義、誤導公衆。

常伯陽律師又說,在會見1個小時裡,任律師精神狀態很好,意志也非常堅定,認為自己沒有觸碰法律底線。他又指出,趙威舉報說是侵害名譽或侮辱誹謗,可是鄭州警方卻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捕任全牛律師,這完全是令人匪而所思的控罪,完全跟事實不符。

常伯陽說︰他(任全牛)說他根本無罪,沒有任何違法犯罪行為。他所謂的行為都是在事實的基礎上,律師職權的界線內做律師該做的事,沒有觸犯法律的底線,他認為是報復。我們會見了以後︳會根據他提供的一些線索,去找這個信息來源在哪裡。

代理“709事件”的律師和部分家屬周日舉行了研討會,對任全牛律師被刑拘的事展開討論,分析任全牛律師對於一些關於當事人趙威的信息,透過微博提出質疑,展示了709辯護律師仔細求證、嚴謹求真的工作作風,是警方長期不予理會任全牛律師的正當合理要求才導致信息的不斷擴散。

馬連順律師向記者表示,“709事件”沒有劃上句號,任全牛律師的被捕是延續案件新的開始。因而其他人權律師將繼續發出呼籲,希望事件盡快得到公平、公正的處理。

馬連順說︰可能有些人是會被判刑,而且按照現在說的罪名,可能判的會比較重。所以我們律師絕不放棄自己的辯護地位,我們還會繼續在法庭以外,在辦案機關以外行使我們的辯護權。

就在任全牛律師遭到鄭州當局拘留的同時,其妻子胡友玲對外稱,6月底丈夫仍在出差,房東懷疑受壓不再續租。她到區內尋找其他出租的房屋,但房東都拒絕。她說,租賃到8月1日便到期,她帶著兩名年幼子女都不知該怎麼辦。

胡友玲又形容,丈夫在趙威這個案件上付出了很多,竭盡了辯護律師的責任。雖然目前任全牛不能跟他們一樣擁有自由,但是胡友玲覺得任全牛不後悔。

儘管隨著“709事件”一周年過去,被捕者的代理律師和家屬仍然堅持到看守所了解案件進展。

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向記者反映,9位辯護律師和4位家屬於周一(11日)再次來到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各自的當事人,遭拒後一行人再轉到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就警方的違法行為展開控告。期間大批警察在監察,他們一度被圍困。

李文足說︰當我們到達天津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時,路邊就停著4輛警車等著我們,還有很多秘密警察開著車,大概有十多輛吧。然後我們就在控告室進行控告,控告他們(天津當局)剝奪我們的會見權和通訊權。我們是依法進行訴求,但是對方好僕如臨大敵,興師動眾地看著我們。

一起去追問進展的謝燕益律師的妻子原姍姍,近日也因為房東受壓,被迫帶著3個孩子搬了家。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以及英、法、日、澳、美、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的18個律師協會/團體、9名法律學者、29名律師及5名法學生,周一(11日)發出聯名信,就“709大抓捕”事件中仍然身陷囹圄的同業,表達持續深切的關注。他們認為事件已成爲國際焦點所在,亦對中國的法治以至其法律專業運作具深切影響。因而要求國家主席習近平正視並確保中國尊重對憲法、國家法、聯合國對律師角色的規定, 以及各項國際條約的承諾,釋放所有被非法拘留律師以及其他人士;確保被捕者聘請和會見律師等權利。

在北京,針對美國國務院早前發聲明,呼籲中國釋放被捕的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回應時強調,美國經常提出所謂人權問題,往往是指數十名面對司法程序處理的人,而非中國13億人的人權問題。

陸慷認為,美方對中國司法機關正常辦案說三道四,本身違反法治精神,藉所謂人權問題干涉中國內政、擾亂中國,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認為美方不可能得逞。他重申,中國是法治國家,中國司法機關依法辦理有關案件,並按法律保障嫌疑人各項合法權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