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强迫妇女做绝育手术

褔建上杭县湖洋乡计生办,强迫一名有两名子女的妇女进行絶育手术,她反抗后被扣留在乡政府,其夫在网上求救,下午获释回家。(海蓝报道)
2012-0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湖洋乡村民赖亮平妻子黄永春说,周四(12日)早上七时多,约十多个乡计生办人员到她家,要求她到乡政府检查是否怀孕,她未有怀孕,因此不怕到乡政府,其后他们把她转送上杭县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强迫她做絶育手术。

她被数人抬上手术枱,按了她半小时,她极力反抗,期间她曾被语言侮辱,最后医生没法做手术。下午约一时,计生办人员把她送回乡政府,并由两名工作人员看管,他们表示要等待领导商量,村委书记及村长曾到那里开会,她被扣留在那里约三小时,其公公、婆婆来找她,最后约四时,她获准离开,乡政府官员指,过了春节再作决定。

她说:他要我去检查,我又不生小孩,干嘛要去检查。上午的时候把我拉到那边去,八个人把我按到手术枱上,男的也有、女的也有。医生不敢给我做,我很恐惧,在手术枱发抖,那时间我觉得自己很无助,也哭了很久。

黄永春又指,计生办前年曾强迫她做絶育,当时她刚生第二胎,对絶育手术感到恐惧不肯做。但她和丈夫被拉到计生办,检查后发现她的身体不好,因此没做手术。

赖亮平在妻子发生事情后,立即在推持求救,网友转推时呼吁其他网友一人打一个电话到计生办,营救他的妻子。

在北京的赖亮平表示,当局可能知道他在外地工作,所以选择这时候强迫妻子做絶育手术。他们生第二胎时,获得当局批准,但生完后,计生办一直强迫夫妻二人做絶育手术,2009年他与妻子都分别被强拉去做手术,得到网友营救,很多网友打电话谴责,当局受到压力,没有再行动,最后把他们放了。赖亮平又指,法律没有规定生完第二胎要强制絶育,但当地计生办说有这种法规。

记者曾致上杭县计生办,电话没人接听。记者又致电湖洋乡乡长陈仁和,陈仁和指,中国大陆是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他们夫妇二人没有执行,当局已通知他们絶育几年了,这次事件具体他仍要了解。被问到是否生完第二胎必须做絶育,他表示,大家一直这样做。

他说:他们没有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我们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是,如果不执行的人,不是强迫就做他的思想工作。她是不是在计生办,我也不清楚,但这个对象我了解的话,她已经是很多次,一直不配合。

广州律师唐荆陵向本台表示,中国强制性堕胎及絶育,这情况很普遍。计划生育在政府考核内被列为指标,中共执政是法律上说一些内容,但是内部针对不同情形分出很多不同的政策本子,例如计划生育,它可能会进行捆绑式处罚,单位里有一个人超生,整个单位不能评先进,可能损失经济利益。

据了解,计生办向赖亮平表示,政府依据的是“预防性措施”,即“断根除隐患”而执行政策。

另外,山东临沂县超生户刘志的妻子在生完第二胎后,曾被当地计生办用手段强迫她絶育。刘志表示,前年他的儿子诞生后,夫妇二人被计生办强迫做絶育,他为此被抓走,当局以此威胁妻子,如果不做絶育,丈夫不会获释,妻子唯有照办,由于她刚生产完,再做手术令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刘志说:在筹到六万元之前,先做絶育手术,第一次是把我抓进去,要做絶育手术才能放我出来,她同意做絶育后,才把我放出来,因为他不放我,放我的前题条件是要先做絶育手术。

去年12月,刘志因为没法交11多万元社会抚养费,他的妻子及一岁儿子曾计生办被关押6天,后来他筹到六万元缴款后获释,但计生办要求今年最迟到12月,把馀下的五万多元缴清。

现年37岁刘志与妻子在2001年结婚,同年8月生下一女儿,9年后,他们再生一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