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矽肺病工人在香港向厂主讨公道(2)--李建军


2005.02.10

在香港,到了英殖年代的后期,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已经订立肺尘埃沉著病补偿条例,由政府负担矽肺病病人的医疗费用和各类生活补偿,甚至殓葬费用。而建筑行业和石矿业的经营人士,亦要向政府缴纳附加征费,负担矽肺病补偿基金的各类费用。

但中国过去多年,因为体制不同,并没有设立这类基金和条例,要求业界承担工人患上肺积尘病后的各种费用,工人的职业劳保权益由国家全部承担。二零零一年全国人大通过职业病防治法,才要求工厂对职业病承担责任,工人购买工伤社会保险,以及为工人提供职业病预防教育和培训。

一直关注中国工人权益的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会代表梁柏能指出,就算有法例规管,也不代表全国各地的工人可以得到同等待遇。梁柏能表示,在温州有一宗案例,受害人得到四十多万人民币的赔偿。但在广东惠州地区,法庭只会判十多万人民币的赔偿。他认为,全国的矽肺病赔偿标准,应该跟从温州的标准。

梁柏能说﹕中国法例没有很仔细写清楚如何赔偿,在二零零二年,温州有案例,每一个工人可获赔偿三十多万人民币。但广东惠州的法院,只判十多万的赔偿,这会否合理?

而中国现行的法例条文中,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中国现行劳工法例要求,工人要在出现问题后的六十天内,入禀法院要求赔偿。但他质疑,受害工人有没有可能依据法例的要求在指定期限之内入禀法院,要求赔偿。

梁柏能不否认这几年珠宝业界在工业安全防护上有了进步,中国政府亦加强了对工厂的巡查。不过,他认为离落实职业病防治法仍然有一段距离,对大型厂商,真正的压力来自欧美大客户。

他说﹕无可否认,这几年是有进步,中国政府是多了巡视工厂,但问题在能否真的落实职业病防治法和生产法所讲的事,我们认为远远未做到。有一些大型厂商,他们会遵守一些劳动条件标准,国际劳工标准,这因为外国客户的压力,因为外国客户的消费有这样的要求,会再派人去调查这些工厂。当然我们认为是表面文章,并非真的帮工人,但很多时大的厂在外界压力下,反而真的有改善。

但无欧美客户压力的港资厂商,由于香港政府并没有向厂商施加压力,很少会重视工人的权利。梁柏能说﹕就算是受了外资压力的大厂,亦可以透过外判给俗称山寨厂的小型厂,来逃避外国大客户的监察。但中型厂未有改善,小型厂未有改善,最大问题是大型厂的加工厂,大厂受到外资压力后,就会外判给山寨厂去做,那些山寨厂的条件,真的不堪入目。

外省民工为了生计,离乡别井来到广东打工。但由于法制的不完善,以及法制未能全面落实,这些工人在广东付出了青春和健康,回报他们的却是未到四十岁,便患上了不治的肺积尘病。

虽然中国政府近年开始留意到职业病的防治问题,而大厂受到来自外资的压力,亦开始重视工人的职业安全。但到底有多少工人受到来自欧美顾客压力的保护?而不幸在中小型厂商工作的工人,一旦患上肺积尘病,权益又由谁来保护?对这些工人,维权之路仍然相当漫长。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