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輝獲釋 王宇出獄

失踪3個多月的廣州律師劉仕輝,本週獲釋後被公安送回家人居住的內蒙古,家人表示,現時他身體很虛弱。另外,北京律師王宇服刑兩年半出獄。(海藍報道)
2011-06-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在內蒙古赤峰的劉仕輝姐姐向本台表示,本週日(12日)晚上,父親接到弟弟的電話指,他被公安送返赤峰,家人連忙到機場迎接,弟弟把廣州的物件全部帶回來,陪同他坐飛機的公安亦離開。弟弟被關押3個多月,身體不好,整個人很憔悴,心情很差,他需要休養一段日子。

劉女士又指,聽說被監視居住期間,沒有被打,由於他之前被打傷腿,當局為他做了檢查,現在他可以不用柺杖走路。

劉女士表示,弟弟暫時沒法聯繫到被遣返越南的妻子,沒法團聚,暫時他住在父親家,並前往探兒子。現時他的手機沒法使用,所以沒與外界聯絡。

劉女士又指,家人曾問及他被關押的情況,他沒有說太多,僅表示裡面吃住還可以。另外,他可能要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但沒有提及能否再做律師。

她說:就是一進去的時候,(失踪)之前不是被打了,可能做過檢查,在那裡面沒有被打。他暫時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好像說不去廣州,看來他什麼心情都沒有,特別憔悴,這麼一來,我們也不想打擾他。

不願透露名字的律師早前表示,3月24日,他以代表律師身份曾到番禺大石培訓中心找唐荊陵,沒法見到他,郤見到劉士輝在該處,他被不少人看管著,所以沒法跟他交談。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資料顯示,劉士輝於2月20中午,準備前往廣州人民公園,該地點是“茉莉花革命”召集地,剛踏出寓所,被4、5名人士毆打,他的雙腿被嚴重打傷,而劉士輝懷疑毆打他的是便衣人員。翌日晚上他出院回家,22日再被5、6名身份不明人士騷擾,2月25日起與外界失去聯絡,直至6月12日獲釋。

另外,北京律師王宇08年因與天津鐵路人員爭執被判傷人罪成,週四(16日)刑滿出獄,十多名親友到天津鐵路看守所迎接。王宇表示,現在不想說太多,身體比較虛弱。被關押期間,她沒有受到毆打,但常被關在囚室內,沒有太多活動,身心都不適。

王宇又指,她認為案件有很多違法程序,休息一段時間再考慮申訴,並會繼續當律師。她說:因為現在時間,我剛出來身體比較不好,以後肯定有很多話要說。可以這樣說,本身就是違法,包括公安機關之前的違法偵查,及違法審判。

王宇丈夫包龍軍則表示,妻子的案件是冤假案,是一宗報復諂害案,證據也不足,因此他一定要討回公道,未來將到法院提出申訴,律師巳替王宇準備申訴狀,等妻子休息後進行,他希望短時間內提交法院。

他說:我們要向北京巿高級人民法院申訴,因為鐵路院巳經駁回,案件了結也可以申訴,因為她也是冤假案,申訴不行則會上訪。

2008年5月4日,王宇在天津西站候車室與4名鐵路工作人員發生爭執,被3名鐵路警員毆打,其後她到天津西站派出所報案。而天津鐵路警方稱王宇打傷3人,其中一人重傷,一人輕傷。同年12月20日遭刑事拘留,3日後批淮逮捕。2010年3月26日,天津鐵路運輸法院以故意傷人罪判處入獄3年,賠償2名傷者13萬。上訴後,法院在同年9月21日,將罪名改為“過失傷害罪”,獲減刑半年。

另一名北京律師倪玉蘭自4月6日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她的律師程海表示,上月底,他們曾寄信到公安部門,以律師建議形式撒銷案件,至今沒有答覆。

倪玉蘭三次被刑事追究,都跟拆遷有關,現在案件涉及她的居所拆遷問題,她被安置在賓館,公安刑拘她及其夫董繼勤,主要涉及她在賓館打人、不遵守賓館制度等,所以解決安置問題便不會出問題。程海指,目前倪玉蘭身體情況惡化,不能走動,只能坐輪椅,他巳向公安機關提出取保候審。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