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在官員面前遭綁架

北京維權律師李剛應江蘇省南通市一名鎮長之邀,周日到當地為所代理的拆遷補償案協商,期間兩度在官員面前遭廿多名黑社會綁架挾持。拆遷戶認為事件是當局背後策劃。(文宇晴報道)

2011.08.08

land_nantong_protest0808_350.jpg
南通拆遷戶周一早上(8月8日)在酒店外拉上“拉出去,我們就不管了”的橫幅抗議。(拆遷戶徐梅提供)

北京維權律師李剛周一已由江蘇省南通市如東縣的掘港鎮返回北京。他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周日兩度被非法拘禁合共約4個多小時後,周日晚上九時許獲釋,期間與綁架他的身份不明人員發生推撞,受了輕傷。

李律師憤怒地說,兩次被綁架遭帶走時均有政府的官員在場,其中一次在五星級的酒店裡,另一次則在拆遷辨公室裡,不相信這些綁走他的人員會如此大膽,認為是有預謀的。他說︰“因為今年一直在做這案子,這次也是應鎮長的邀請去談判。也不敢說一定是他們指使的。但話要說回來,我去的那個地方他們為什麼會知道?只有兩個人知道,就是我們當事人,黑社會怎麼會知道?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和政府人員都在,當面他們都不管。有的人說是有預謀有計劃的。這個也不好說,只是我們的猜測。”

李剛說,周日應掘港鎮鎮長趙尊兵的邀請,在當地一間五星級酒店東雷迪森大酒店大堂裡,就他所代理的拆遷補償案件進行協商,14位拆遷戶也一起到場。在談判過程中,20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員突然衝進酒店裡,沒有留下任何說話便蒙住他的眼睛,並使用暴力抬走上車離開綁架至郊外。

不久後警察在半路攔住了車輛成功營救後,把他帶往拆遷辦。李律師說,警察離開不久後,綁架他的20多人再次來到,自稱是受曾由他代理過的拆遷戶要求,向他取回律師費。還在政府官員前對他進行辱罵,也搶走他手機不讓他求救。

李剛說,當時拆遷辦裡的官員和其他人都沒有出面阻止,相信是拆遷戶和網民的聲援,不停報警和致電鎮長的關係,在晚上九時許警察再次營救他,然後護送他離開當地。不過李律師之後也作過了解,這些黑社會根本不是受到已簽下拆遷同意書的拆遷戶要求來追討律師費,最終的動機他也不敢猜測,有待公安機關偵查。

李剛也透露,去年底到掘港鎮為拆遷戶代理拆遷補償事宜時,曾被十多名身不明人員包圍恐嚇,不過同日被兩度綁架還是第一次。他說︰“以前也在這個地方他們有過包圍,就是如果我去開庭,他們就召來幾輛車擺在門口,只要我一走他們就跟蹤。威脅肯定是有,但沒有直接的傷害,這事也發生在去年。我正常去辦理別的事務,不是邀請我可能會加倍防備,這次去了這麼好的酒店出事,我認為不可思議。”

掘港鎮拆遷戶徐梅表示,李律師為人正直,也向他們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因而拆遷戶才同意跟政府協商,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協商過程中,竟然有黑社會人員把李律師綁走。在事發後,拆遷戶立即報警,同時也要求酒店作出協助,可是酒店的經理說李律師被人拉出酒店後,他們就不管了。

周一早上,數名拆遷戶製作了一個橫幅在酒店外展示以示抗議。她說︰“我們鎮裡的幹部都在,明顯就是他們暗箱操作、策劃好的,這麼猖狂把我們北京律師綁架。李律師被綁走的那個五星級酒店的經理說,拉出去我們就不管了。今天我們就不服氣,就寫了那個標語。那誰敢還來住你的酒店?”

徐梅又說,鎮裡的非法拆遷已快2年時間,由於補償過低和安置等問題,他們拒絕簽字。可是過程中,400多戶因不敵當局的野蠻各種手段而被迫妥協簽下同意。目前只剩下十多戶仍然堅持。由於當局最近向拆遷戶再次施壓和恐嚇,部份人索性逃離掘港鎮到其他地方。

本台致電掘港鎮政府以及鎮長趙尊兵的手機,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