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在官员面前遭绑架

北京维权律师李刚应江苏省南通市一名镇长之邀,周日到当地为所代理的拆迁补偿案协商,期间两度在官员面前遭廿多名黑社会绑架挟持。拆迁户认为事件是当局背后策划。(文宇晴报道)
2011-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南通拆迁户周一早上(8月8日)在酒店外拉上“拉出去,我们就不管了”的横幅抗议。(拆迁户徐梅提供)
南通拆迁户周一早上(8月8日)在酒店外拉上“拉出去,我们就不管了”的横幅抗议。(拆迁户徐梅提供) Photo: RFA

北京维权律师李刚周一已由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的掘港镇返回北京。他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周日两度被非法拘禁合共约4个多小时后,周日晚上九时许获释,期间与绑架他的身份不明人员发生推撞,受了轻伤。

李律师愤怒地说,两次被绑架遭带走时均有政府的官员在场,其中一次在五星级的酒店里,另一次则在拆迁辨公室里,不相信这些绑走他的人员会如此大胆,认为是有预谋的。他说︰“因为今年一直在做这案子,这次也是应镇长的邀请去谈判。也不敢说一定是他们指使的。但话要说回来,我去的那个地方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只有两个人知道,就是我们当事人,黑社会怎么会知道?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和政府人员都在,当面他们都不管。有的人说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这个也不好说,只是我们的猜测。”

李刚说,周日应掘港镇镇长赵尊兵的邀请,在当地一间五星级酒店东雷迪森大酒店大堂里,就他所代理的拆迁补偿案件进行协商,14位拆迁户也一起到场。在谈判过程中,20多名身份不明的人员突然冲进酒店里,没有留下任何说话便蒙住他的眼睛,并使用暴力抬走上车离开绑架至郊外。

不久后警察在半路拦住了车辆成功营救后,把他带往拆迁办。李律师说,警察离开不久后,绑架他的20多人再次来到,自称是受曾由他代理过的拆迁户要求,向他取回律师费。还在政府官员前对他进行辱骂,也抢走他手机不让他求救。

李刚说,当时拆迁办里的官员和其他人都没有出面阻止,相信是拆迁户和网民的声援,不停报警和致电镇长的关系,在晚上九时许警察再次营救他,然后护送他离开当地。不过李律师之后也作过了解,这些黑社会根本不是受到已签下拆迁同意书的拆迁户要求来追讨律师费,最终的动机他也不敢猜测,有待公安机关侦查。

李刚也透露,去年底到掘港镇为拆迁户代理拆迁补偿事宜时,曾被十多名身不明人员包围恐吓,不过同日被两度绑架还是第一次。他说︰“以前也在这个地方他们有过包围,就是如果我去开庭,他们就召来几辆车摆在门口,只要我一走他们就跟踪。威胁肯定是有,但没有直接的伤害,这事也发生在去年。我正常去办理别的事务,不是邀请我可能会加倍防备,这次去了这么好的酒店出事,我认为不可思议。”

掘港镇拆迁户徐梅表示,李律师为人正直,也向他们做了很多思想工作,因而拆迁户才同意跟政府协商,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协商过程中,竟然有黑社会人员把李律师绑走。在事发后,拆迁户立即报警,同时也要求酒店作出协助,可是酒店的经理说李律师被人拉出酒店后,他们就不管了。

周一早上,数名拆迁户制作了一个横幅在酒店外展示以示抗议。她说︰“我们镇里的干部都在,明显就是他们暗箱操作、策划好的,这么猖狂把我们北京律师绑架。李律师被绑走的那个五星级酒店的经理说,拉出去我们就不管了。今天我们就不服气,就写了那个标语。那谁敢还来住你的酒店?”

徐梅又说,镇里的非法拆迁已快2年时间,由于补偿过低和安置等问题,他们拒绝签字。可是过程中,400多户因不敌当局的野蛮各种手段而被迫妥协签下同意。目前只剩下十多户仍然坚持。由于当局最近向拆迁户再次施压和恐吓,部份人索性逃离掘港镇到其他地方。

本台致电掘港镇政府以及镇长赵尊兵的手机,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