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指当局以年检对付不听话律师

中国律师年检最后期限上周四届满,曾暂停工作的维权律师韩志广获得通过﹔而未通过年检的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再闯上海滩,她表示对中国的法律完全失望。(维灵报道)
2011-07-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律师年检的最后限期是上周四,曾因牌照问题暂停手中工作﹑等待律师执照年检通过的北京维权律师韩志广表示,在当局的最后限期前他的律师执照获得通过,目前正马不停蹄地赶紧完成担误了的工作。他表示,国内的律师普遍对中国律师的年检制度都不是很满意。

他说:普遍全国的律师都觉得年检的次数太频繁了,另外,它还要收费,一个人两千块钱,对于收入高的律师来说不算什么,对于收入低的律师来说,当个钱。很重要一点是年检担误一定的时间,尤其到各地办案受影响。

韩志广律师还表示,当地司法局对律师的年检或者是年度考核是一种没有法律依据的行政规定,年检就是对不听话的律师找麻烦。

另外,被上海当局认为有问题而遭到绑架,错过年检的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正从深圳乘火车回家乡上海,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被当局迫上绝路了。她说:这个也太超出我的底线了,我一定要回家。我回家他们阻止我,我就跟他们鱼死网破了,咬下他们的鼻子和耳朵。你不让我回家你是非法的,我是合法的,你阻止我,你受伤,我是正当防卫。他们要拘留就拘留吧!判刑就判吧!搞死我就搞吧﹗我有的武器是牙齿和手脚。

李天天表示,她因为参与国内的维权活动,已经是第三次被上海当局非法赶出上海。最近一次是两个星期前,她被送到深圳的妹妹住处。但由于深圳准备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当地正在清理高危人群,所以她的妹妹不敢收留她。她只好在一个网友的家中逗留了几天,现在正赶回上海完成手头的工作。

李天天表示回上海后,不想从事律师工作了。她对中国的法律制度感到彻底的失望,她形容,在中国做妓女比做律师还要干净。她说:确实下定决心不想干了,身心承受这种失落感,这种压力这种痛苦,我想离开这个行业彻底的改行。新的行业干什么,我也没有想好,做妓女是我想做的,可是这么高调,我一有什么动静,他们就抓我。估计这项业务也是开展不起来的。

李天天表示,她作出这个决定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做律师的工作经验告诉她,做一个正直﹑有良知的律师实在在中国实在是太难了﹗而与当局合作又有违她的良知和专业的知识,所以她必须在这两者之中作出选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