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访民申请游行被扣并迫令脱衣搜查

上海一批维权人士再次申请游行,其中三人离开治安总队门外时,即被警员强行带往派出所扣留,不论男女都被脱光衣服搜身。(戴维森报道)
2011-04-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海闵行区马桥镇的访民,近期多次提交游行申请,以表达对侵占土地及未有得到赔偿的不满,在上星期其中一名发起人沈佩兰递交申请后被软禁,另一发起人金月花亦出事。

金月花对本台指出,她在周一联同35人,第六次到上海治安总队递交有近二千人签名的申请,对方拒绝接收,只叫她们到闵行区政府交涉,但她指曾经多次与闵行区政府商谈都不受理,只用哄、骗、吓三种方式对待,所以转到市政府。她们在离开治安总队后,突然有四辆警车驶至,大批警员下车将其中三人强行推上警车,金月花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求救,随即被警员抢走,三个人其后被送到蒲东较为偏远的派出所,并且分别扣留在不同的房间,她更加被脱光衣服搜身。

金月花:就是把我从至下的衣服脱光搜身,搜了五次,一遍不成两遍,两遍不成三遍,三遍不成四遍,四遍不成五遍,带到厠所内,叫我把内衣内裤脱掉再搜,我不知道为甚么要这样子。

金月花又说,她在扣留期间,上海市公安局竟然拿著检查证到她家搜查。她说,检查证和搜查证有分别,公安这种做法是横蛮。

金月花:上海市公安局就到我家搜查,在我家,在我的床头柜内,我的内衣内裤,我的任何东西全都搜遍,他们拿走我的两台电脑,一台桌面,一台手提,还有我其他朋友的资料,甚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都拿。

金月花表示,她被扣留半天,到周一接近午夜时分才获释,但因为地点偏僻,等了很久才有车返家,那时已是凌晨。她强调,会就检查证及公安拿走她东西后未有发出清单问题,和律师磋商,可能会对采取法律行动。

另一位当时亦被押送派出所的访民金子刚说,他在路上被强推上警车时觉得惊慌,眼镜也掉了,他形容警察好似土匪一样。

金子刚:一个警察按著我的肩,后来好像他说我跟你交谈,交谈的时候,后面也是一个警察,他踢我一脚,在屁股上踢了一脚,牵著我的头,后来往警车上一推,推入去了。

金子刚说,他在派出所内虽然未被殴打,但警察非常凶恶,并且威吓他。

金子刚:在里面叫我搜身,我说要搜身的证件给我看一下,他说这个管你干嘛。他说,“你咀巴最硬,我揍你”,我说,“你揍,有本事你揍!”

至于曾被软禁的沈佩兰现时的情况,金月花对本台说,数十名上海访民在上周三探望她,将她从住所救出,她现时正匿藏,并处理她以往和官员对话的一些录音,未来这些可能是有力的证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