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員圖阻律師接辦法輪功案 騷擾律師父母作出威脅

2019-11-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8年11月,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中)與另位代理律師謝陽(右)、常伯陽到徐州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繫獄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盧廷閣曾代理多個宗教受迫害案和其他被中共當局認定為敏感的案件,因此遭當局打壓。(吳亦桐提供)
2018年11月,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中)與另位代理律師謝陽(右)、常伯陽到徐州看守所要求會見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繫獄的維權律師余文生。盧廷閣曾代理多個宗教受迫害案和其他被中共當局認定為敏感的案件,因此遭當局打壓。(吳亦桐提供)

中國維權律師持續遭中共當局打壓,各級司法局扮演了「打手」角色。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向紀檢監察部門發舉報信,投訴石家莊司法局副局長為阻止其代理法輪功案,假借扶貧之名登臨其父母家中騷擾和威脅。盧廷閣斥司法局官員行為卑鄙、下流無恥。並指打著「黨的旗號」做違法的事。(吳亦桐/程文 報道)

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周一(25日)公開向石家莊紀檢、監察委主任發出舉報信。舉報信指出,今年8月,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馬劍、律師處副處長李健、偕同隨員及律師,攜帶兩桶食用油,到達盧廷閣的父母家中;他們自稱是盧廷閣的上級和同事,向其父母威脅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嚴重後果等。

受驚的老人其後從老家趕往石家莊,經盧廷閣解釋為法輪功人員代理案件也是律師的職責,老人方打消疑慮。

盧廷閣認為,這種所謂的「慰問」,是卑鄙、無恥,對其本人和家庭構成了嚴重侵權,亦違反中共黨紀和國法。

舉報信也強調,鑒於馬劍等人涉嫌公權私用、挪用扶貧款物、侵犯公民權利,違反中共八項規定,應當嚴肅查處,因此特向紀檢監察部門舉報。盧廷閣重申,律師代理案件不應被權力左右和干擾。

11月25日,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向河北紀檢、監察委舉報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馬劍及隨從對其父母進行騷擾、及挪用扶貧款物等違法行為。(吳亦桐提供)
11月25日,河北維權律師盧廷閣向河北紀檢、監察委舉報石家莊市司法局副局長馬劍及隨從對其父母進行騷擾、及挪用扶貧款物等違法行為。(吳亦桐提供)


盧廷閣說︰一方面是因為他限制我代理法輪功案件,這本身就是違法的;另一方面我的事情就應該找我,而不應找我的家人,我的執業活動與我的家人沒有關係。這和古代的株連九族有甚麼區別呢?!第三他竟然是打著扶貧的名義,涉嫌挪用扶貧款物。他這種舉動是違法的、是違反黨紀的。我給他定性為︰卑鄙、無恥、下流。

盧廷閣也指馬劍等人打著「黨的旗號」行違法之事。

盧廷閣說︰中共黨和政府裡面的一小撮人,往往是打著「黨和政府的旗號」,做一些違法犯罪、或一些違反黨紀的事情,實際上就等於「黨的旗號反黨」,這些人是最危險的、最惡毒的,是最應該被繩之以法、被驅逐出「黨的隊伍」的。

因代理敏感案件遭吊照的廣東人權律師隋牧青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中共近年嚴厲打壓維權律師,司法局扮演了打手角色。

隋牧青說︰司法局對維權律師的控制越來越嚴重,騷擾親人也是一種株連,一個現代的國家裡,這樣的情況屢見不鮮,這表明中國還未進入文明的軌道。作為統治者做事已經不講究顏面了。中國的司法局表面上是保護律師的,實際上它們的作用就是監視、控制律師,讓律師聽党和政府的話。

盧廷閣為知名人權律師,今年3月初,盧廷閣在兩會前夕提出修憲建議後,被當局帶走失蹤半個月;盧廷閣還是因提修憲建議被捕的北京人權律師余文生的辯護人之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