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前夕人权律师余文生无缘见妻 主审法院审案8月未有判辞涉违法

2019-1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2月23日,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左二)在人权律师蔺其磊(左一)、王宇(右一)、维权人士王玉琴的陪同下到徐州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及要求所方提供余文生体检报告遭拒。(许艳提供)
2019年12月23日,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左二)在人权律师蔺其磊(左一)、王宇(右一)、维权人士王玉琴的陪同下到徐州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及要求所方提供余文生体检报告遭拒。(许艳提供)

圣诞前夕人权律师余文生无缘见妻 主审法院审案8月未有判辞涉违法

因发表修宪建议被当局拘捕羁押两年的人权律师余文生,在今年5月被秘密开审后一直未宣判。圣诞前夕,余文生妻子许艳在其他律师和支持者陪同下,控诉江苏高院和高检主审法院违法。许艳举牌要求当局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人权律师认为,余文生案为709案的延伸,显示中共当局意在将人权律师赶尽杀绝。而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机关等不过是执行当局指令的「扯线木偶」。(吴亦桐/程文 报道)

因发表修宪建议遭中共当局报复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目前已被羁押723天;案件在今年5月秘审后一直未予宣判,早前余文生妻子许艳和多位律师担忧当局再祭出惯用「圣诞宣判」模式。

圣诞前夕,许艳在709律师王宇、709辩护律师蔺其磊、维权公民吕动力等人的陪同下,千里驱车前往徐州及南京为夫维权。

据许艳向本台表示,周一(23日)许艳一行先到在徐州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及要求徐州市看守所提供余文生律师身体健康情况体验报告,其要求皆遭当局拒绝;而许艳在为余文生存取物品时,再发现早前存入的钱依然分文未动,据以往709律师被关押期间经验,这是一种变相的虐待手段。

周一下午,许艳等人到达徐州中院,许艳在法院外高举「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标语牌;后许艳获准与该院合议庭一位工作人员见面,该工作人员称案件还未判决,但关于许艳及律师提出的「超期羁押、秘密审判、久拖不决」等质疑,该法院职员均拒绝解释。

2019年12月23日,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右二)在人权律师蔺其磊(右一)、王宇(左一)、维权人士王玉琴的陪同下徐州中院,要求无罪释放余文生。院方称此案还未判决。(许艳提供)
2019年12月23日,人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右二)在人权律师蔺其磊(右一)、王宇(左一)、维权人士王玉琴的陪同下徐州中院,要求无罪释放余文生。院方称此案还未判决。(许艳提供)


许艳等人周二(24日)再转赴南京,到江苏省高级法院及高级检察院提诉徐州中院,控诉该院在审理余文生案过程中违法。江苏高院多个部门互踢皮球,而法警亦强力阻止他们入内。

后许艳和王宇终获江苏省高检控告申诉接待室准许进入及填写控诉表格,她们写下五项诉求,包括要求调查余文生是否遭酷刑虐待;另外就余文生被超期羁押、秘密审判,以及办案部门没有保证余文生聘请律师权利等要求江苏高检进行调查;他们亦提出要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的诉求。江苏高检工作人员收下相关文件,并表示将于下周到徐州中院了解情况后给予许艳答覆。

自余文生被拘后,不断奔波在北京和江苏之间的许艳,向本台表达了对余文生处境的极大担忧。她表示在为丈夫维权的过程中,见证了司法机关的违法,她将就此坚持问责到底。

许艳说:徐州市中级法院依然说没有判决,但是是否已秘密判决我很担心,徐州市既然能做出违法的秘密开庭,也担心它是否已经秘密判决了。我就立即要求它们立即停止超期羁押、久拖不判的这种违反法律和对余文生律师和我的家庭很残酷、很不人道的行为;我要求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两年多来,很多个部门他们在违法,但我和律师在继续坚持。

江苏省高法和高检未接听本台记者电话;本台打通余文生案主审法官刘明伟的办公室电话后亦无人接听;徐州检察院工作人员称该案早于今年2月起诉,是法院方面未予宣判,要求记者与法院联络。

徐州检察院工作人员说:这个案子2019年2月2日就起诉了,早就起诉了,那就是法院还没判,那就是法院的事儿了。

709辩护律师蔺其磊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如同709案一样,经手余文生案的司法部门背后是意在对人权律师赶尽杀绝的中共当局,徐州中院等完全是听令于上级的「扯线木偶」。

蔺其磊说:这种案子,包括原先的709的案子,都是上面的统一行动,下面的所谓公、检、法、司都是走一个程序,怎么判怎么走完全要听上面的安排,等著上面统一定调,上面说怎么出结果它们才能出,所谓法律就是一个形式。

709获释律师王宇持续为余文生奔走呼吁及帮助许艳维权,她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王宇认为709大抓捕之后,中共当局已撕下法律的遮羞布、彻底裸奔。

709大抓捕后,余文生(右)除担任被捕律师的辩护人外,还积极营救和声援被捕同道;709律师王宇(左)被软禁在内蒙老家期间,余文生曾前往探望王宇。(吴亦桐提供/ 2016年10月)
709大抓捕后,余文生(右)除担任被捕律师的辩护人外,还积极营救和声援被捕同道;709律师王宇(左)被软禁在内蒙老家期间,余文生曾前往探望王宇。(吴亦桐提供/ 2016年10月)


王宇说:余文生律师这个案件是一个比较标志性的案件,是709案件的延续。(当局)对中国人权律师的持续打压一直没有停止;再有就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迫害。中国的法治经过40年的发展,现在又给打回原形了;709之前,中国法治可能还要有一个遮羞布,但是现在它就彻底地裸奔了。

现年52岁的余文生为北京知名人权律师,曾代理宗教迫害及多起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中运动被拘近百天;709大抓捕后,余文生于2015年7月30日控告中国公安部及部长违法拘捕公民;其后余文生担任709律师王全璋的辩护人,余文生因此遭当局报复,并被注销律师执照。

2018年1月18日,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信,第二天即遭国保抓捕并被羁押到徐州看守所;2019年2月被徐州检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起诉。2019年5月9日,余文生案被秘密开庭,至目前仍无结果。

国际社会在余文生被捕后高度关注此案,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要求。在此期间余文生获2018年度德法人权法治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