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審全程錄影增透明度 退休法官諷適得其反

2017-02-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7年2月22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定下新規定,於審訊案件時,必須進行全程錄影錄像。(最高人民法院截圖)
2017年2月22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定下新規定,於審訊案件時,必須進行全程錄影錄像。(最高人民法院截圖)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定下新規定,表示為增加庭審的透明度,法院審訊案件時,必須進行全程錄影,新規定將於下月1日起實施。但有退休法官指,新規定不但不能令案件公平審訊,反而成為當局打壓被告及律師的武器。(黃樂濤 報道)

對於最高人民法院這個新規定,曾因誹謗罪而被判入獄半年的律師舒向新周四(23日)對本台表示,當局現在將整個審訊過程錄音錄影,的確是可以令到庭審的透明度增加,但是,只會對部份的案件有作用。

舒向新說:(當局)只能對這些普通的案件給予錄音錄像,但對於一些敏感的案件,比如說現在的709案件,我們的謝陽律師及王全璋律師等,他們馬上就面對各種審訊了,她們(政府)有錄像,我們要看錄像,她們能給錄像嗎? 就是敏感的案件,這些錄音錄像,她們就根本不會給的,她們還是有選擇性的,還是帶有一種欺騙性的。

湖北省武漢市退休法官潘仁強表示,他認為法庭根本就沒有公正的,即使庭審全程有錄音錄像,被告亦不能有公平的審訊,例如一些敏感的案件,被告定罪與否,亦是法官與檢察機關等等的政府部門內定的,當局現在硬性規定庭審全程有錄音錄像,只是想保障政府自己而已。

潘仁強說:法律條款是什麼東西呢? 是一種武器,對她們(政府)有用的就拿出來,對她沒用的就放着,庭上的人(包括被告及律師等)犯了什麼罪,就是犯了說話罪,就是言論罪,抓他的理由是什麼呢? 抓他就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對政府不利的就不公開,有什麼用呢?不讓記者參加庭審有什麼用呢? 要讓獨立媒體及記者參加。

經常代理維權案件的律師馬連順表示,維權律師在代理一些敏感的案件時,難免會與檢察官及法官有所爭辯,律師往往會成為打壓的對像,不少律師被法官以擾亂法庭秩序為由,趕出法庭。他認為,庭審全程有錄音錄像根本就是用來打壓維權律師。

馬連順說:在她們(政府)違法的時候,就不執法,但是,在律師抗爭的時候,她就給錄下來了,律師有什麼說話不當及表達不當的,她就錄下來以後,就作為證據了,製作一個片面的錄音錄像,就是(律師)王宇的視頻當中,就說她在法庭發瘋的鏡頭,就錄下來以後,作為證據了。

最高人民法院周二(22日)發公告指,為增加法庭審訊的透明度,人民法院審訊案件時,除了休庭、庭審中的不公開舉證、及不宜錄影的調解活動外,其他時間應對庭審過程進行全程錄音錄像,且不得人為中斷,相關規定將於下月1日起實施。

新規定又指,任何訴訟參與人、旁聽人員違反法庭紀律、危害或擾亂法庭秩序,人民法院都可透過庭審錄音錄像進行調查,並作為日後追究法律責任的證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