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拆遷戶父子雙雙入獄 子遭酷刑對待生命危在旦夕

2019-11-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銀雀山街道辦 黨工委書記王友前(左紅圈中人)指系迫害王家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和在北京信訪局外的銀雀山街道辦的劫訪人員(右紅圈中人)。(知情人提供 / 2018年12月4日)
銀雀山街道辦 黨工委書記王友前(左紅圈中人)指系迫害王家的主要責任人之一。和在北京信訪局外的銀雀山街道辦的劫訪人員(右紅圈中人)。(知情人提供 / 2018年12月4日)

山東臨沂村民王秀彥去年反抗暴力強拆捅傷兩人被捕入獄,其子為其鳴冤亦全被判刑入獄並遭虐待,能否活命也成疑問,其親屬控訴他們的悲劇在當地只屬冰山一角,為了壓制維權者發聲官方甚至會在敏感日子前夕一次圍捕數百人全部關進監獄。(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2018年4月,山東臨沂王秀彥反抗強拆,殺傷2人後,遭到官方的殘酷報復。王秀彥本人被關進監獄,至今不審不判也不放人。其家人為其鳴冤,也都遭打壓,其兒子更是因到北京上訪而被臨沂方面判刑。

據王家提供的控告文件顯示,臨沂蘭山區銀雀山街道辦事處書記王友前、原黨工委書記劉英娣、七里溝居委會原書記王西欽和侯衛東,都是打壓他們的直接責任人。

王秀彥的女兒王一雯向本台記者證實,他父親入獄後,其弟上京為父親鳴冤,僅因為去了中海南和北京天安門喊冤,就被強行帶回臨沂,並以「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刑。他曾因被強拆人員毒打導致腎臟受損壞死被迫移植,現在獄中因環境惡劣,並得不到治療,導致病情迅速惡化。

王一雯表示,因為她家的事情被媒體轉發,引發了關注,當地警方才主動聯繫她,周五(29日)去了監獄談話,監獄方稱將帶他弟弟去檢查。但監獄方卻禁止她當天探視弟弟。

王一雯說:現在我弟弟身體已經出現問題,他換的那個腎臟已經鼓起來了,腳也腫了。監獄還是沒有給他吃抗排斥藥,現在一個多月沒有吃那個排斥藥,這腎臟已經不行了。監獄方面還是不承認他們有甚麼問題。我弟弟到他們監獄應該是8月20號左右,判刑是2年,臨沂市蘭山區法院判的,現在關在濟甯鄒城監獄。他們昨天給我們打電話了,叫我來監獄這邊給他們談一談,談的結果就是先帶我弟弟出去檢查一下,看看腎到底甚麼情況了。

王女士還指出,她家從2015年開始反對強拆,但一直遭當地街道辦、社區居委會和黑惡勢力威脅和毒打,他們甚至闖進她和弟弟另外居住的社區騷擾,並毆打起弟弟導致其病發。此後,其父親被拘留後,也一直被非常規的對待,甚至在看守所裡試圖秘密開庭對其定罪。

王一雯說:從2018年4月25日一直被關在河東區看守所,他今年通知我一次開庭,我去了法院之後,法院說上看守所開庭,我又去了看守所,看守所又說不開庭。但是,在10.1之前,我老公去看守所看了我爸爸,我爸爸說,他們自己私自在看守所開過一次庭。

此外,當地官方還連帶打壓所有家人。王一雯稱,母親,自己都曾被關押,自己丈夫也被打壓,甚至生計也被限制。她還透露,在今年10.1敏感期,當地官方曾直接將曾赴京上訪的人關了一個月。

王一雯:我媽媽也是在國家信訪局,被我們當地政府劫回來,關進看守所29天。我是8月十幾號把我關進拘留所半個月。我老公本來有一個小飯店,他們不讓開。他之後再有的所有的工作,都受影響。我們臨沂市政府就是那麼囂張。因為10.1是國慶嘛,只要去過北京信訪局的,都被關進臨沂市看守所,甚至有的被逮捕。他們說有4、500人。

為此,本台記者致電其王秀彥家所在的蘭山區銀雀街道辦事處,但該辦事處官員以不清楚情況為由,拒絕回應採訪,而是叫記者問七里溝居委會。

但該居委會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臨沂暴力強拆悲劇,此前曾多次發生。2009年4月,一位同樣居住在七里溝居委會轄區的60多歲的老人、被強拆連人帶屋推倒而死亡。2015年9月,平邑縣地方鎮後東固村因強拆被燒死在家中,其妻事發前也被打傷。2017年8月21日,臨沂市蘭山區區長、棗園鎮黨委書記、鎮長等逼村民杜元嶺拆遷,致其家人觸電死亡。而臨沂另一個臭名昭著的人權劣跡,則是對維權人士陳光誠的長期打壓。

觀察人士指,當地官方殘酷打壓維權人士已是常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