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红包习惯渐被电子化取代 逾8亿人次经手机收发红包

2019-0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腾讯微信团队指农历新年期间,有8.23亿人次收发微信红包,其中年轻人是收发最多微信红包的一群。(微信公众号图片)
腾讯微信团队指农历新年期间,有8.23亿人次收发微信红包,其中年轻人是收发最多微信红包的一群。(微信公众号图片)

农历新年过去,据社交平台发表报告显示,除夕到初五期间,有8.23亿人次经手机软件收发红包,反映大陆拜年习俗已变得电子化。有学者指传统发红包寓意,是长辈透过红包将祝福带给后辈,派红包电子化有违风俗原意。(黄乐涛  报道)

大陆社交平台微信的营运商腾讯公司,发布今年春节数据报告显示,从年三十晚至年初五,有8.23亿人次透过微信收发红包,同比增长7.12%,而微信的消息发送量则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64.2%。

报告指出,除夕到初五的红包收发总量排名中,最多的十个省份依次是广东、山东、江苏及四川等等。而最多的十个城市依次是北京、广州、重庆及深圳。

北京居民何先生周二(12日)对本台表示,虽然现时流行发电子红包,但是他认为亲手给小孩红包是一种习俗,是给予他们的一种祝福,况且后辈向长辈拜年是一种尊重,他指为保留传统,只会面对面派红包,绝不会发电子红包。

何先生说︰我都不使用那个发(电子)红包,好多人发红包在微信圈里面,我也没有收过,我也不收,我也不发,我就没有用,我喜欢用红纸包一个包,当面给人,更好一点,要比那个发那个(电子)红包庄重一些,好像是诚意更深一些,那个微信给呢,我还真没有这样操作过。

广州居民王先生表示,使用智能手机发送讯息、消费,已成为生活的一部份,他今年过年亦因为觉得方便,而以微信发红包予亲友。

王先生说︰有很多人见不到面,就在微信发个红包,这些都很普遍,有些红包发出来在群内,好多朋友开心出来玩抢红包之类。

但他却表示,虽然发电子红包比较方便及环保,但却有不少麻烦,很多朋友因为发错红包,而造成金钱损失。

王先生说︰不还(红包)给你是很难追的,我都不知道要通过甚么法律程序,现在基本上微信方面都没有甚么保障,拿到(红包)对方肯还给你就还给你吧,他不愿意还给你就没有了。

深圳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表示,由于很多人都要离乡别井打工,人口流动大,不少人未能回家过年,年轻一辈都会收发电子红包。他指,若果电子红包继续发展下去,这会改变传统派红包的风俗原意。

刘开明说︰我觉得可能传统利是(红包)会减少,以前我们过年应该说会到处逗红包,应该说现在人流动愈来愈大,以后很多人没办法在过年能够见面,逗红包应该说我们大多数过年拜访时一般见到小朋友都会给红包,增加了电子利是,传统利是会减少,相比以前少了很多。

报告显示,「90后」的年青人正逐渐成为移动互联网世界的主宰,是发出最多条微信消息、最多条朋友圈、最多个表情包,以及收发最多次微信红包的「四个最」。

压岁钱,相传古时家长在年三十晚用红包装著八个铜钱,放在孩子的枕头下,用来压著一种叫做「祟」的妖怪,让妖怪不要骚扰和弄哭小孩。由于「祟」同「岁」谐音,所以压祟钱又名压岁钱。习俗代代相传,于农历新年时,长辈将钱放入红包给小孩的习俗,就变成演变到今时今日的「红包」文化,寓意长辈透过红包将祝福、平安带给后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