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倪玉兰受严密监控寸步难移

2017-0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被政府迫迁,她明言不怕打压,仍会继续维权。(倪玉兰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被政府迫迁,她明言不怕打压,仍会继续维权。(倪玉兰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大陆政府不断对维权人士进行打压,即使是长者亦不会手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及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因经常参与维权活动,而被当局限制外出自由活动,孙文广就被当局禁止出席朋友的春节团拜,而倪玉兰就被当局迫迁,出外找屋时又遭国保阻挠。(黄乐涛 报道)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周二(7日)对本台表示,周日(5日)他外出参加朋友的春节团拜受阻后,现在当局对他进行更严密的监控,他不想经常被国保跟踪,现在亦减少外出,留在家中。

孙文广说:今天(当局)就增加人(在楼下监视我)了,增加到3个人,以往是两个人的。
记者问:如果你现在出去买菜,见朋友的,会有什么后果的?
孙文广说:现在就是有这样的一个问题了,我一出去,他们经常就在后面跟着我,我现在就这样的,因为我现在想出一本书,所以我就留在家里整理一些资料(不外出了)。

他表示,自己是一名80多岁的老人,想不到周日偷偷外出参加朋友的春节团拜,会受到当局的暴力对待。

孙文广说:我上车的时候他(国保)是看到的,看到我坐着公共汽车走了,他们就打电话给公安局的总部了,告诉我出去了,他们的消息就非常灵通了,知道我们这一天有聚会,公安国保,他们就开着警车,去追到那个饭店去了,好多公安在门口了,穿着便衣,他们大约就6至7个人,左边3、4个,右边3、4个,就把我几乎抬起来了,就说回去 ! 回去 ! 回去 !

他指,现在投诉也没有用,可谓对当局完全没有办法,只能盼望有一天当局可以将自由还给民众。

另外,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近日亦遭到当局打压,由于她与房东的合约下个月便届满,要搬离出租屋,她怕再受到当局的阻挠,决定留在家中。她的丈夫董继勤对本台表示,他1人出外比较方便,故现在只有他独自出外找新居。

董继勤说:我们现在还在找房子,现在不让国保知道的,他们(国保)有时候会跟着我的,但是,我的老伴(倪玉兰)每次出去都是有跟着的。
记者问:就是你出去,有没有人跟着你的?
董继勤说:我出去,有时候有,有时候就看不见。

他表示,于春节前找到一套合适的房子,当准备与地产的中介人交易时,中介人就告诉他受到当局的警告,不能租房子给他,所以直至现在,董继勤两夫妇仍未找到合适的房子。

两夫妇虽然已年近60,但是仍不害怕当局的打压,倪玉兰表示,即使遇到有多大的困难,亦不会放弃做维权的事。

记者问:如果超过一个月找不到地方住,那你们有什么办法呢?
倪玉兰说:那我们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流落街头,我们通过寄信,还有快递的方式,还有打电话投诉的方式,通过网络举报,然后行驶我们的权利。

倪玉兰指,只要她不断向当局反映问题,相信有一天政府会回应她的诉求。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