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红芬等5人暂释 关押期间遭刑讯逼供

2014-03-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4年3月19日,江苏省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沈果冬、沈爱斌、瞿峰盛、殷锡金等5人获得取保候审,约60人来送花慰问。(在场人士摄)
2014年3月19日,江苏省无锡维权人士丁红芬、沈果冬、沈爱斌、瞿峰盛、殷锡金等5人获得取保候审,约60人来送花慰问。(在场人士摄)

 

江苏省无锡市5名维权人士,被非法关押8个半月后,周二深夜全部获取保候审。关押期间,5人曾受刑讯逼供,不排除会追究当局的刑事责任。(文宇晴报道)

暂时重获自由的丁红芬、沈果冬夫妇及另外3名维权人士,早前因为到黑监狱营救被关押的访民,反被当局无理非法禁锢。8个半月的拘禁生涯,尝尽苦楚。

丁红芬对本台表示,去年6月23日被带走后,被送往俗称“黑监狱”的宾馆里关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和凌辱。即使最终获得取保候审,为抗议被非法关押,她一直不肯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认为他们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根本没有犯罪。

她说︰连续4天每天给我逼供,不许我吃饭、睡觉、洗澡。最厉害的是进来4个男性人员,给我戴上头套,把我押到另外一个房间,然后把我按在审讯椅上。我就奋力反抗,他们4个男人按住我,把我的腰部和背部按伤。大喊救命,他们最后把我殴打了12个小时。基本上,每个人都打了。

另一名获取保候审的沈爱斌指出,经过连日来的酷刑,身心受尽折磨,加上后来在看守所里一直不获治疗,以致身体健康大受影响。沈爱斌又说,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的是警察,他认为作为公务人员做出如此行为,怀疑背后有更高级的官员指使。

他说︰我们的后遗症非常严重,因为一个正常的人被他们刑讯逼供后,整个人都崩溃了。他们的用刑,简直是惨无人道的折磨。经过这次后,我的头很痛,而且我的后背、腿和腰都好痛。但是我们这个病情他们一直不给治疗,不管我们死活。他们办案时从来不亮证,也不穿制服,也不讲自己的名字。到最后,我从侧面了解到,是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的。从他们的行为里可以看得出,他们背后有很强势力在支持他们。

丁红芬等人被非法关押,是与征地和房屋拆迁有关。数十名来自省内多个地区的拆迁户和维权人士,得悉丁红芬等人获释后,周三来到无钖市探望,并送上鲜花慰问。

其中来自苏州市的访民胡诚,形容丁红芬等人是无钖市的维权斗士。

他说︰将近50、60人,包括周边地区的人一起来看望丁红芬,都觉得她是位维权斗士吧。首先来慰问一下,听一下她如何在里面受到非人的待遇;第二个是做一个视频,把这事报道出来。因为觉得这事实在太黑了,而且涉及到整个维权界所谓的黑监狱问题,必须要报出来。

无锡房产遭到强拆的上海访民惠明英,得悉丁红芬等人获释后表示非常高兴。她形容丁红芬等人这次被非法关押,也是地方政府对他们的打击报复行为。

她说︰和丁红芬认识,我们是蛮好的朋友,因为她在无锡为了房子动迁和上访的事,她就像是领头人。可是,事情一直没有开庭,抓她进去的目的,也是为了整她的。

因上访维权而屡次遭到打击报复的拆迁户丁红芬,去年6月22日晚,尝试拯救被扣押在宾馆的父亲和村民,但被保安控制,十天时间,先后关押在三家宾馆。在7月,她和家人及村民等,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

得到取保候审的丁红芬对记者说,为抗议当局的非法关押和刑讯逼供,稍后不排除透过法律诉讼,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