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立法从上周四起与家人失去联系

当局在国庆前夕加强监控异见人士的力度。湖北省潜江市维权人士姚立法,从上周四起与外界失去联系,家人怀疑他已被当局软禁。此外,四川省作家廖亦武及最近获释的安徽省异见作家张林,分别被禁止前往德国出席文化活动,及持续受到当局骚扰。(姬励思报道)
2009-09-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姚立法的妻子冯玲对本台粤语组表示,约十天前,姚立法任教的学校,开始每天指派其他老师陪同姚立法上班下班,目的是监视姚立法的行动。上周四,该校一名体育老师接送丈夫上班后不久,她就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表示他当时在园林派出所,中午不回家吃饭,其后,家人就无法再联络上他。

冯玲表示,过去数天,她分别向学校及派出所查询丈夫的下落,校方一味回避,而派出所就否认拘留了姚立法,但同时亦拒绝调查他的下落。冯玲相信,由于国庆临近,丈夫可能已被当局软禁。她说:公安说他们无抓人,我说我要报警,但他们说不会帮我查,叫我自己去学校找。人呢现在联系不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冯玲表示,自己的身体不好,又要照顾3个多月的女儿,过去几日一直到处奔波寻找丈夫的下落,精神和身体都感到很吃力,呼吁外界关注。

记者曾致电学校的王校长,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园林派出所就拒绝回应。

姚立法是潜江实验小学教师,1999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成功当选潜江市人大代表,至2004年卸任。他多年来一直致力帮助农民合法选举基层代表,并揭露当局假选举及非法选举的情况,因而受到打压,又曾多次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

此外,四川省作家廖亦武获德国柏林世界文化馆的邀请,出席下月10日举行的法兰克福书展活动,但成都公安机关已表示不会容许他离国参加书展。

廖亦武表示,他周一再度与有关部门协商,争取能成功出国,但当局坚持拒绝他的要求。廖亦武说,他已多次被当局禁止出境,对此他感到非常无奈。他说:我可能是中国作家中被禁出境最多的一个,中国就是这样一个体制的国家,作为知识份子,我又可以怎样,只有听天由命。

柏林世界文化馆馆长谢尔发表声明,对廖亦武被禁止前往德国表示震惊及抗议。

51岁的廖亦武因拍摄纪念六四死难者的短片《安魂》,被当局以反革命罪判刑4年。1994年初出狱后,一直受到当局的打压。今年5月,他前往澳大利亚出席一个文化颁奖礼时,在海关被禁止出境。

另一方面,安徽省异见作家张林出狱以来,一直受到公安的严密监控,随著国庆临近,更为严重。张林表示,住所的电话和网络经常被阻断,无法正常使用。公安又指他仍在被剥夺政治权期间,禁止他到外地医病,并要求他每月要去派出所报到,还要写思想汇报。

张林说,这两天,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不断催促他前往所里写思想汇报,但他坚持不去。当局已经威胁要随时拘留他,家人为此都感到非常忧虑,而他本人亦感到受到很大的压力。他批评当局以剥夺政治权利作为打压的借口。他说:他们就是一直在威胁我,说不去就抓我。中国公民从来就无政治权利,公安现在就把这个剥夺政治权无限扩张。

张林毕业于清华大学,因参与民主活动受打压。他于2005年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其后获减刑半年,刚于上月中获释。

此外,陆续再有多名异见人士被软禁及严密监控。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从上周日起被软禁在宣武区一个出租房内。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就受到当局严密监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