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立法從上周四起與家人失去聯繫

當局在國慶前夕加強監控異見人士的力度。湖北省潛江市維權人士姚立法,從上周四起與外界失去聯繫,家人懷疑他已被當局軟禁。此外,四川省作家廖亦武及最近獲釋的安徽省異見作家張林,分別被禁止前往德國出席文化活動,及持續受到當局騷擾。(姬勵思報道)
2009-09-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姚立法的妻子馮玲對本台粵語組表示,約十天前,姚立法任教的學校,開始每天指派其他老師陪同姚立法上班下班,目的是監視姚立法的行動。上周四,該校一名體育老師接送丈夫上班後不久,她就接到丈夫打來的電話,表示他當時在園林派出所,中午不回家吃飯,其後,家人就無法再聯絡上他。

馮玲表示,過去數天,她分別向學校及派出所查詢丈夫的下落,校方一味迴避,而派出所就否認拘留了姚立法,但同時亦拒絕調查他的下落。馮玲相信,由於國慶臨近,丈夫可能已被當局軟禁。她說:公安說他們無抓人,我說我要報警,但他們說不會幫我查,叫我自己去學校找。人呢現在聯繫不上,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馮玲表示,自己的身體不好,又要照顧3個多月的女兒,過去幾日一直到處奔波尋找丈夫的下落,精神和身體都感到很吃力,呼籲外界關注。

記者曾致電學校的王校長,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而園林派出所就拒絕回應。

姚立法是潛江實驗小學教師,1999年以獨立候選人身份成功當選潛江市人大代表,至2004年卸任。他多年來一直致力幫助農民合法選舉基層代表,並揭露當局假選舉及非法選舉的情況,因而受到打壓,又曾多次被不明身份人士毆打。

此外,四川省作家廖亦武獲德國柏林世界文化館的邀請,出席下月10日舉行的法蘭克福書展活動,但成都公安機關已表示不會容許他離國參加書展。

廖亦武表示,他周一再度與有關部門協商,爭取能成功出國,但當局堅持拒絕他的要求。廖亦武說,他已多次被當局禁止出境,對此他感到非常無奈。他說:我可能是中國作家中被禁出境最多的一個,中國就是這樣一個體制的國家,作為知識份子,我又可以怎樣,只有聽天由命。

柏林世界文化館館長謝爾發表聲明,對廖亦武被禁止前往德國表示震驚及抗議。

51歲的廖亦武因拍攝紀念六四死難者的短片《安魂》,被當局以反革命罪判刑4年。1994年初出獄後,一直受到當局的打壓。今年5月,他前往澳大利亞出席一個文化頒獎禮時,在海關被禁止出境。

另一方面,安徽省異見作家張林出獄以來,一直受到公安的嚴密監控,隨著國慶臨近,更為嚴重。張林表示,住所的電話和網絡經常被阻斷,無法正常使用。公安又指他仍在被剝奪政治權期間,禁止他到外地醫病,並要求他每月要去派出所報到,還要寫思想匯報。

張林說,這兩天,轄區派出所的警察不斷催促他前往所裡寫思想匯報,但他堅持不去。當局已經威脅要隨時拘留他,家人為此都感到非常憂慮,而他本人亦感到受到很大的壓力。他批評當局以剝奪政治權利作為打壓的借口。他說:他們就是一直在威脅我,說不去就抓我。中國公民從來就無政治權利,公安現在就把這個剝奪政治權無限擴張。

張林畢業於清華大學,因參與民主活動受打壓。他於2005年被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其後獲減刑半年,剛於上月中獲釋。

此外,陸續再有多名異見人士被軟禁及嚴密監控。北京維權人士劉安軍,從上周日起被軟禁在宣武區一個出租房內。四川自貢維權人士劉正有就受到當局嚴密監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