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繼續拖延黃琦案上訴  張林因接受采訪被拘留

被判刑的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負責人黃琦的家人,在上訴期限過後,仍無法從法院確認是否接獲上訴書。另外,安徽省異見作家張林被指違反不能接受傳媒採訪的規定,被當局行政拘留。(姬勵思報道)
2009-12-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黃琦上周一被法院判刑三年,十日的上訴期限已過。黃琦的妻子曾麗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主審法官周五還是不接她的電話,她又曾致電看守所查詢,但電話一直無法接通。其後她一名友人成功聯絡上看守所的電話,據工作人員透露,黃琦的上訴書已轉交法院。

曾麗說,始終未取得法院的確認,心情仍是忐忑不安。有朋友給我電話說他致電問看守所,那邊查了很久後說已經交給法院,但問他具體時間,他就不說,但我心裡還是沒底,應該是法院才能確認。

記者曾多次致電主審法官稅長冰,及成都市看守所,但都無人接聽。

黃琦的律師丁錫奎表示,他計劃下周向武侯區法院上級,成都中級法院確認黃琦上訴一事。他說:法院可主動給我聯繫,我們也可打電話去問,但關鍵是現在聯繫不上,到時我們向上一級法院聯繫,確認一下。

黃琦因協助四川地震死難學生家長,於去年6月被當局逮捕。今年8月5日,成都武侯法院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對黃琦進行閉門審訊。自法院宣判後,主審法官就一直迴避家人及律師。

另外,剛出獄的安徽省異見作家張林,重獲自由不到四個月,又再被當局拘留。張林的妻子方草表示,當局指張林違反規定,接受媒體採訪,處以行政拘留十日。她周五到過拘留所,為張林送上一些生活用品,張林心情及身體都不好,認為當局是借故打壓他。他說:他本來身體就不好,那邊的環境又差,吃得又糟糕,夜裡冷得一夜沒睡,心情精神都很差。我昨夜亦無法入睡。

方草說,她又曾到人民派出所交涉,要求公安歸還被抄走的電腦,但遭拒絕,公安指要扣留三個月。方草說,電腦是她謀生的工具,當局此舉令他們生活都成問題,她感到很憤怒。她說:我賴以生存的就是在網上賣點小東西,賺幾百塊錢,他這樣搞,我這幾個月就失業,連飯也都吃不上。

方草表示,當局正在逐步加強對張林的打壓力度,從監控、傳喚到拘留,迫使他屈服。她呼籲外界關注。張林因參與民主活動,過去二十年,四度被判刑及勞教。今年8月中,他獲減刑提早釋放。但周四十幾名公安把他從住所帶走,並抄走電腦、手機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