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 发声或不发声都受监控

2015-03-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年来,天安门母亲都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发表公开信,要求平反六四,当局从不理会。今年,她们拒絶发表公开信,部份人在两会前被监控,不准接受媒体采访或与其他成员接触。(海蓝报道)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周三(11日)表示,20年来,当局从未回覆天安门母亲的公开信。她们决定不发公开信,却换来部分成员3月被警察监控,包括尤维洁、张先玲等,具体人数未知。她又指,两会期间,当局害怕她们说话,即使她们不发声,当局也害怕。

丁子霖说: 今年,我们做了决定,不发了。我们整整写了20年,根本没有答覆,片言只语都没答覆,答覆我们就是警察的监控。很多难属在两会之前,即3月份被看上了,我们不发(公开信)了,今年3月份都看上了。

她又指,当局表面没监控她,但暗中怎样监控则不知道,她在家里做什么事情,当局都知道。两会期间,没有记者上门找她,因为他们知道会被抓。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表示,两会召开前,当局跟她谈不要接受记者采访,遭她拒絶,所以,自2月28日起,她家门外被警察上岗,院子里也有警车,至今仍未撤离。连日来,她没接到记者来电,估计手机也被干扰。

张先玲说: 今年,我说他要来电话或来人,我都会接受采访。他说,那我们就上岗。28日,院子里有两辆警车、有警察,电梯口有两个保安看住记者的。朋友可以见,亲戚可以见,不能见天安门母亲的成员,不能见记者。

她又指,今年,天安门母亲不发表任何声明,原来还尊重他们写过信或声明,希望其中有代表把六四事件提到会议日程,但几十年的努力如对牛弹琴。虽然其中有少数代表是好的,大多数人充耳不闻。因此,她们不承认这个代表大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