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拒绝调查常坤遇袭受伤事件

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常坤上月遇袭受伤后公安一直拒绝立案,证人更受到恐吓。另外,福建海鱼养殖户黄财漂的儿子,因被控打架被公安无限期拘留。(戴维森报道)
2011-05-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两名维权人士继续受到不公平对待。常坤上月初一日之内两度受到袭击,在报案后公安一直拖延调查,常坤相信他被打的事件是由社区干部和公安幕后摆布,目的是阻止其创立的安徽民间组织”常坤的家”举行年会。他对本台指出,暴徒受到公安包庇,而且更对当日的目击证人恐吓,威胁要伤害他们,因此逞凶者目前仍逍遥法外。

常坤说:他们(公安)没有保护证人的隐私,把证人的隐私泄漏,然后暴徒就去谩骂、侮辱这些证人,他们威胁要打你,让你活不下去,当时很多很多的人都看见,现在我们本地的人就没有人敢出面作证。

常坤又说,东关派出所曾叫他的父亲前去进行笔录口供,但内容所写的跟父亲所说的不一样,更断章取义,好像他被暴徒打晕了,但竟变成他还手打伤暴徒,伤痕是在纠缠间造成,其实对方伤痕何来,他一点也不知道;而公安其后想诱骗其父在口供签字,结果不得逞;而他的母亲发现笔录口供出现差异,立即自行写了一些材料来支持父亲的说法,希望识破公安的阴谋,但对方就威胁要拘留他母亲,更有一名女警骗他母亲说,只能够当地人做证,省外证人不算数。常坤表示,公安这些举动是在掩饰罪证。

常坤说:派出所他们在努力去做伪证,去洗脱他们的犯罪行为。他们为了不承担责任,在造伪证,他们恐吓证人,不让证人提出证据,然后他们以没有证据,不办理案件。

常坤表示,他已经找得律师,现时正商讨短期内提出诉讼,他已准备多场官司,包括控告地方政府、公安局及其他有关部门;他亦要求当日参加”常坤的家”年会来自外省的证人为他作证。

本台多次打电话给城关镇东关派出所的负责人谷健,希望进一步了解事件,但对方听见是媒体,立即指打错电话,并且挂线。

殴打事件发生在上月4日,常坤早上返回城关镇光明社区办事处的时候,在门外因举行年会问题,和他担任社区干部的阿叔常应彬争执,常坤当日第一次遇袭被打;到了下午,他在一间酒店会议室出席年会时,第二次被袭击,当时大约有五十人在场,而大批政府便衣人员突然到来,用播音器大声播放音乐,阻碍会议进行,常坤在与他们理论期间,被人殴打昏迷,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医院。

另外,曾在天安门企图自焚抗议的福建省海鱼养殖户黄财漂,他的一个儿子黄自权因涉及一宗打架案,被对方索偿10万元。黄自权坚持没出手打人,结果被公安行政拘留。黄财漂周三对本台说,公安一直对他采取敌视态度,这次明显偏袒对方向他打压,儿子现时已拘留四天,最担心会被长时期拘押。

黄财漂说:我的孩子是寃的,我的孩子没有打她,却把我儿子抓进去,关在拘留所,我听说是十天,会不会加进去?就怕你关了,还是要拖一年,还是怎么样,就是怕他们这样乱来。

黄财漂住在福建省坑园镇,曾因其养殖场的土地使用权被侵占而和邻居积怨,其儿子黄自权三月尾在虾塘作业时被对方挑衅及殴打,当时曾经司法鉴定受了轻伤,不过公安在派出所进行调解时,对方的妻女在没出示任何证明下,声称在该次争执中同告受伤,要求赔偿十万元。

黄财漂说,由于他以往是访民,有些法律界人士因怕惹上麻烦而不肯提供援手,他星期四会去寻找律师协助处理儿子的事件,他期望有人可以帮助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