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無力搶功無敵 中方涉搶奪美藥企抗毒藥物專利醜聞

2020-02-0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Reuters/AFP

最後更新: 7:35 am (2020年2月6日)

源於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擴散全球,多個先進國家均趕研藥物抗毒,其中,美國藥企「吉利德」(Gilead) 現正在武漢就抗病毒藥「瑞德西韋」進行第三期臨床實驗。但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周二(4日)突然宣布,已申請抗「2019新冠狀病毒」用途的專利。由於病毒研究所的官方背景,且公開宣稱為保護國家利益,讓中國侵佔別國智慧產權的問題再受關注。吉利德公司行政總裁丹尼爾·奧德(Daniel O'Day) 周三 (5日)大方回應,表示知道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申請用途專利的消息,他說當務之急,是盡速確定藥物用來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療效。(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中國官方發布的消息指,申請抗病毒藥物專利是一次重大的進展。儘管武漢中科院官方消息承認,和軍事科學院合作的實驗,僅僅是進行了體外試驗,並強調申請專利,是為了保護國家利益。

具有中科院官方背景的媒體科學網,則以引述知情人的方式報道,指申請專利是為了獲得日後該藥用於治療冠狀病毒時的談判主動權。

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宣布,立即就引發了爭議。大量網民嘲諷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和軍科院,並質疑美國公布了其研製成效後,他們立即要強搶桃子。

有網民指,既然中方早在14天前就知道了結果,為何卻秘而不宣,讓成千上萬的患者在痛苦中掙扎,甚至是死去?亦讓大量的醫護人員在缺乏防護的狀態下冒死抗疫?

但迄今為止,瑞德西韋的研發方吉利德公司,還沒有就此事回應,但據該公司內部的華裔員工在網路上公開表示,公司就沒有想過在這個事情上圖利,連藥都是贈送給中國的,並且也公開了分子式,並且大家都知道中國會仿製。

旅美評論人士山琳指出,武漢病毒所披露的資訊,以及中科院、軍事科學院的軍方背景,都不得不讓人想到搶註專利此事本身是中國政府的授意。至於更改研發日期,在中國的官方體系內,根本就不是問題。

山琳說:我也在懷疑這件事,因為中國作假太多了。對他們來講,把日期稍微改一改,這沒甚麼了不起的。而且這幾個人為甚麼要這麼緊急的來做這件事?對他們申請專利的合法性,我是非常的懷疑的。是不是國家指使他們做的呢?


中國紅十字會原高管任瑞紅認為,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方面一定會進行大量的藥物篩查,因為瑞德西韋是美國製造,他們不敢公開承認進行過未經授權的人體實驗,但這不排除中方早就在秘密進行。並且進行各種後果不明的人體實驗。這類操作在中國的醫療體系內本身就是常態。

任瑞紅說:他把沒有正式上市的藥,他也秘密的用。在美國公布這個之前,他們一定是在篩選各種藥物來對病人進行實驗。這麼多種抗病毒藥,這麼多種蛋白酶抑制劑,你用哪一種?他肯定是要分組的,然後不同的組用不同的藥來檢驗,到底哪種藥有效。他是不是把一些其實沒有效的藥,也用在病人身上,他也不說的。在中國感染(人數)都幾萬幾十萬的情況下,他們很輕易的就可以人體實驗。據我們所知,很多醫院在做這種所謂的人體實驗,病人根本不知道甚麼藥。一些匪夷所思的療法,他們也經常這樣用。

另一位資深的醫療界人士則指出,此前武漢病毒所稱雙黃連口服液抗新冠病毒,絲毫沒提任何真正有效的國際知名企業的抗病毒藥物,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習近平本人強調要文化自信,並將中醫作為文化自信的重要領域,要求重點發展,甚至在一定範圍內取代西醫的位置。她認為,習近平的瞎指揮,對整個中國科技界都帶來了嚴重的傷害。

何女士說:出過一個文嘛,叫專門建立中西醫結合隔離病床,然後由中醫來主導,由西醫來輔助,後來一片罵聲,說乾脆連西醫輔助也別要了,你就讓中醫治算了。你想想看,集權國家權力集中在一個小學都沒有畢業的人身上(指習近平),你覺得這意味著甚麼?

本台記者就此多次致電武漢病毒所,但該機構一直沒有接聽電話。而同日在國務院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提問為何沒有將新發現的藥物第一時間臨床使用,而是先發論文、申請專利,對此,國家衛健委發言人、宣傳司司長宋樹立僅稱正在關注相關情況,不作別的回應。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全球極少數P4實驗室之一,承擔研究、保存世界上最危險的病毒。但隨著此次新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該所深陷疑似病毒洩露、管理混亂、瞞報疫情等醜聞,其年僅39歲的負責人王延軼,也被曝光靠裙帶關係上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