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风】「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2021-03-05
Share
【耳边风】「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当年的纳粹德国,刻意混淆了「国家」与「纳粹」的概念,不少被洗脑后的德国民众以为:没有纳粹就没有德国的存在。
网络图片

在周五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习大大终于出招,出台所谓的「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所谓「完善选举制度」,说穿了,就是完全把民主派排拒于香港各级议会和产生特首的「选举委员会」的大门之外,用他们的语言「伪」术,就是所谓「爱国者治港」。令人惊讶的是,今天的中国和二战之前的纳粹德国,竟然是如斯相似。

其实,「纳粹主义」并非一个严格定义的意识形态,但「极端爱国主义」绝对占一极重要的地位。当年的纳粹德国,刻意混淆了「国家」与「纳粹」的概念,不少被洗脑后的德国民众以为:没有纳粹就没有德国的存在。这不就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的一个变奏吗?

同样相似的是,无论在纳粹德国抑或是我们的「新中国」,你都分不清是谁在养活谁。虽然希特拉在统治德国期间搞了不少的经济项目,表面上德国的经济是因为希特拉的改革而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事实上是德国民众的财富被大量的变相掠夺。为了维持庞大的军队和专制系统,为了维持庞大的盖世太保机构,只能从民众那里进行掠夺。可怜的德国人竟然认为是希特拉和纳粹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对希特拉产生了感激之情,完全没意识到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辛苦劳动所得。说到这儿,大家又有否感到差不多的情况亦在「新中国」发生呢?

「认敌为友」亦是「纳粹式爱国主义」的另一特征。在希特拉的洗脑下,德国民众将墨索里尼视为「德国人最好的朋友」,很多人认为除了意大利外,其他的国家都是「对德国虎视眈眈的敌对势力」,结果是这个「最好的盟友」加速了德国的悲剧。今天的中国,跟俄罗斯称兄道弟,反而认定没有侵犯过半寸中国领土的美国是死敌,这是不是又太过巧合了一些?

纳粹德国跟「新中国」一样,处处防人。在盖世太保无孔不入的监视下,德国民众即使对纳粹有意见,也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为了保护自己,德国人觉的谁都可能是盖世太保,甚至亲朋好友之间也充满了戒心。敢问大家,这岂又不是今天「新中国」的一个写照?

在「纳粹式爱国主义」当道的情况之下,真正的爱国者反而会成了政权的「眼中钉」。在希特拉统治期间,出现了一批有清醒头脑的爱国人士,反对纳粹极权操作国家机器愚弄民众,却被盖世太保诬陷是「卖国贼」。这些真正的爱国者甚至被不明真相的民众视为「危害国家稳定的坏份子」。在「新中国」社会,这种情况是否在不断发生?

十八世纪英国文学作家塞缪尔·约翰逊博士曾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他认为某些人「歪曲」了爱国主义的本质,把爱国变成了一种盲目的信仰,认为这些行为无助国家的发展,因为社会的精力都虚耗于爱国的争论之中。在当权者高喊「爱国者治港」的当下,我们到底有没有再思考塞缪尔·约翰逊博士这句名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