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译稿|俄罗斯为建设「主权网路」的大规模断网

翻译:伊芙蔡
2024.02.18
精选译稿|俄罗斯为建设「主权网路」的大规模断网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编者按:自由欧洲电台(RFE/RL)日前发表专题报道,探讨1月30日俄罗斯境内的一次大断网。报道分析,这次断网恐怕意味著俄罗斯政府正将国内网路用户转移到由国家控制的DNS伺服器上。

本文译自RFE/RL英文报导"Another Brick In The Great Kremlin Firewall: Mass Internet Outages Part Of 'Sovereign Internet'",原文链接在此

1月30日晚上,俄罗斯网路出现大规模中断,情况之严重,连有「俄罗斯谷歌」之称的最大搜寻引擎「Yandex」,也和国内数十家最大、最知名的网路公司一起断网,甚至连专门追踪网路中断情况的热门网站「www.failure.rf」也瘫痪了。

当晚俄罗斯经历了约两个小时的断网,民运人士和网路专家纷纷表示,俄罗斯曾经拥有自由的网路世界,但这次断网给这个曾经自由的世界带来了广泛和深远的影响。

俄罗斯的网路系统被破坏得如此彻底,实属罕见。在此之前,2018年监管机构试图切断广受民众欢迎的「电报」,最终封锁了数百万个网路位址。另一个例子是2021年,国有电信供应商宣称发生了一次「设备故障」,引发了包括克里姆林宫网站在内的大范围断网。

非政府组织「NetBlocks」位于英国、专注监控全球网路治理情况。研究总监马特(Isik Mater)表示,俄罗斯在打造更封闭的网路环境的过程中,曾遭遇短暂阻碍。

多年来,俄罗斯监管机构逐步建立了法律和技术基础设施,最终目标是监测和控制俄网(RuNet)。其中一些行动意在掌控该国最大的网路公司,如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网路巨头Yandex,在引导俄罗斯人搜寻有关乌克兰战争的新闻或资讯方面,就受到政府持续的干预和限制,还将进行重大改组并被拆分。

pic1.jpg
Yandex是俄罗斯最大的网路搜寻引擎公司,它也是俄罗斯政府亟欲掌控的商业机构。图为俄罗斯总统普京(中)2017年9月21日参观位于俄罗斯莫斯科的总部。(美联社图片)

至于其它主要网路公司,如被称为「俄罗斯版脸书」的VK,则已被并入由克里姆林宫的寡头盟友或国有企业所控制的事业体。当局似乎正在著手创建一款「超级app」,促使俄罗斯人仅仅使用单一应用程式,就进行一系列广泛的线上活动,如聊天、纳税、邂逅另一半、支付交通罚款等。

硬体方面,以俄罗斯联邦通讯、资讯科技和大众传媒监督局(Roskomnadzor)为首的政府机构,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致力于建立并完善,由设备、伺服器和流量监视器组成的网络,即所谓的「调查行动用系统」,其缩写为「索姆SORM」。这套系统涉及对所有网路服务供应商,强制安装特殊设备,使该国情报机构——联邦安全局(FSB)能吸取并监控俄罗斯网路上的所有内容。

2010年代中期,由克里姆林宫控制的俄罗斯联邦会议通过一系列法律,要求谷歌、Facebook 和苹果等主要网路公司,将伺服器架设在俄罗斯境内,以便当局更容易控制或监控流量,许多公司最终决定退出俄罗斯。

「索姆」系统在推出后的几年内就得到扩展和提升,使国家更易阻挠各种隐私安全或加密措施,包括「深度封包检测」(Deep packet inspection),能用以监控技术性数据和网路资讯。

然而,它的运作有时也会出问题。 2018 年,大众传媒监督局将目标锁定即时通讯软体Telegram,它在俄罗斯大为流行,连同强大的加密功能,使它成为情报机构的目标,他们希望能监控并辨识用户。不过此举最终导致数以百万计由亚马逊、谷歌云端运算提供的网址(技术上也称为IP位址)被封锁,从而扰乱了无数的线上商务和服务。

2019年,俄罗斯立法机构通过更多修正法案,扩大了对大众传媒监督局的赋能,让它可以将网站列入黑名单并封锁,以及对人们用来绕过阻碍的工具,比如能保护用户身份、位置的虚拟私人网路(VPN)进行追踪,这项努力被称为「主权网际网路法案」。

这部法案还扩大了大众传媒监督局的权力,使它能够减缓、限制资料进出某些网站或应用程式,这意味著使用者几乎难以连接这些网站。它也在大众传媒监督局内设立了一个专门部门,搜寻当局眼中的网路威胁。

2021年3月,社羣媒体巨头Twitter(现为X)因拒绝移除被俄罗斯政府认为「非法」的内容,而遭当局「限速」。据美国和俄罗斯学者当时发表的论文所述,这是有史以来头一遭,出于审查目的而实施的大规模限速。

只是,这项努力带来的结果适得其反,还导致俄罗斯的许多重要网站,包括克里姆林宫主网和其他政府网页也都无法运作,人民抱怨连连。对此,俄罗斯主管机构将原因归咎于「设备故障」。

pic2.jpg
2018年4月,俄罗斯法院下令封锁telegram,在圣彼得堡,一群抗议者带著装有两千架纸飞机的道具前往大众传媒监督局(Roskomnadzor)门口抗议,纸飞机是应用程序telegram的标志。(美联社图片)

是谁删除了俄网通讯录?

2019年的「主权网际网路法案」也规定让俄罗斯自行建立网域名称系统(简称DNS)。 DNS被视为网际网路的通讯录,当使用者在浏览器输入网址以载入网页时,DNS就会运作,将网址转译为包含字母和数字的IP位址,以便连结伺服器或电脑,并快速载入页面。

自网路诞生之初起,DNS就由位于美国加州的非政府组织「网际网路名称与数位位址分配机构」 (ICANN)监管,这点一直让俄罗斯当局相当恼火,包括总统普京在内的一些人甚至相信所谓的阴谋论,认为网路都被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控制了,所以俄罗斯的监管机构便积极寻求要建立自己的国家域名系统,也能让政府更易监控。

莫斯科时间的1月30日下午六点左右,俄罗斯国内外的用户开始面临大规模的网路故障,除了Yandex之外,该国的三大行动服务提供商——MTS、Beeline 和Megafon,都出现服务中断的情况。 Sberbank 、VTB 等国有银行,线上零售商 Ozon、 Wildberry,以及俄罗斯知名分类广告网站 Avito 也一样。

几个小时后,俄罗斯数位发展部透过声明指出,「技术问题」影响了「 .ru」及其西里尔字母「 .рф」的网域,绝大部分的俄罗斯网址都是以这2者结尾的,例如Kremlin.ru。该机构并表示,此事还涉及保护DNS免遭骇客攻击或篡改。

对此,网路权利组织「Network Freedoms」在Telegram上发文,问道:「是谁删除了俄网通讯录?」并指出:「创建国家网域名称的实验似乎仍在继续。俄罗斯当局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要将所有用户转移到国家的DNS伺服器,这可能是.ru 网域许多网站正在发生的情况。」

依照俄罗斯数位发展部和网路专家们的说法,该次断网持续了大约两小时。

在任何政治性的时机都可能发生

在本次断网前的一周,还曾发生更局部的断网现象,在俄罗斯被广泛使用的 Telegram、WhatsApp 、Viber都受到影响。俄罗斯中部的巴什科尔托斯坦,1月稍早曾因当地一名活动人士被监禁而引发一波抗议活动,当时WhatsApp和Telegram连续几天都无法使用。

一些活动人士将这些干扰归咎于3月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普京料将轻松赢得第五个任期。

俄罗斯非营利组织「Roskomsvoboda」的负责人Artyom Kozlyuk,在1月24日的断网事件后表示,当局可以在任何对其适当的政治时机,实施此类封锁,「最有可能的是,这类情况(包含个人服务和整个网路)将是局部的,如在特定的城市、地区,但不太可能是长期的,因为长期且大规模的关闭,会产生经济和社会方面的后果。」

非营利组织「网路保护协会」(Internet Protection Society)的负责人克利马廖夫(Mikhail Klimaryov)则假设,这一切都与Roskomnadzor内部的混乱情况有关,「他们试图强迫所有用户都进入所谓的国家网域名称系统。这到底是甚么东西?我还是无法参透为甚么会需要它。」他还告诉《目前时间》(编按:Current Time为 一间由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美国之音共同开办的俄语电视新闻网):「看来他们想要一个独立的俄网,后来就有了俄罗斯网路主权法案;他们想要做的事,就会设法达到。」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针对当今复杂媒体环境以及新兴传播生态而成立。我们本于新闻专业主义,提供专业查核报告及与信息环境相关的传播观察、深度报道,帮助读者对公共议题获得多元而全面的认识。读者若对任何媒体及社交软件传播的信息有疑问,欢迎以电邮afcl@rfa.org寄给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由我们为您查证核实。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在X、脸书、IG开张了,欢迎读者追踪、分享、转发。X这边请进: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这里IG也别忘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