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现场环境监测报告受质疑 民众记者同遭维稳

2019-03-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3月21日,发生爆炸的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几成废墟。(江苏消防发布)
2019年3月21日,发生爆炸的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几成废墟。(江苏消防发布)

江苏省响水县发生特大化工厂爆炸事件后,当地政府立即启动全面应急维稳,数百名受害者家人和到场采访的记者,都遭受监控。尽管民众反映当地空气和水质,都可能受化学气体污染并存在致癌风险,当地民众持续数年举报污染的网贴,亦迅即遭全面删除。(黄小山 / 覃晓言 报道)

赶赴化工厂爆炸现场的记者透露,事发后当地立即开始维稳及舆论监控。官方要求传媒只能刊发新华社授权发布的通稿。由于有多家媒体记者携带了航拍机拍摄出事厂区,当地官方也动用了无人机干扰设备,导致一家媒体记者的航拍机失控堕毁。本台记者亦获悉,当地政府将受害者家属分散到周边多个县市的宾馆进行异地监控。

江苏省环保厅周五(22日)上午发布的最新检测数据称,只是在下风向3500米处,监测存在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超标。而对化工园区内水闸内水质监测,甲苯不超标,只有二氯乙烷和二氯甲烷超标。但园区内新民河闸内、新丰河闸内和新农河闸内不同程度的检出三氯甲烷、二氯甲烷、二氯乙烷和甲苯的挥发性有机物组分。当局已采取措施,防止园区内河受污染水体进入灌河。

曾调查过当地化工厂聚集问题的媒体人吴先生透露,从消防的规模可以看出,今次爆炸后果非常严重,并且周边还存在更多的隐患,但除了直接受损区域,官方为了维稳的需要,并没有对可能存在有毒气体的区域进行疏散。

吴先生说:它肯定不会那样疏散,因为那样疏散的话,人数那么多,他们会认为可能会造成大混乱,只能说是把这个近一些的地方疏散一下。昨天抽调那个消防,它基本抽调了整个江苏三分之一的消防啊,一个是高爆一个是高毒嘛。判断的话当地可能不止一个呀,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吴先生还指出,在江苏北部的连云港、盐城、徐州、宿迁等地,密集的化工已经导致环境被严重污染,而事故发生后,环保部门企图将严重性淡化,

吴先生说:最大的一个问题还就在于刚才我跟你说的那四个地市的化工聚集,地下水,然后地表水、空气、土壤,基本上已经毁得差不多了。昨天晚上我也看到那个所谓的监测结果,没法再评论这种无耻了。

此外,据悉媒体记者整理,至少近8年来,工厂爆炸所在的响水县陈家港,民众一直持续举报抗议严重的空气和水质污染。但本台记者周五再次检索后发现,大量的举报贴和求援微博都已被删除。

环保人士赵女士透露,在中国,环境监测资料被视为国家机密。即使有民间机构能监测到资料,但也不许对外发布。而官方的资料,则只是根据政治需要,其真实性一直备受质疑。

赵女士说:那肯定是有影响的嘛,这是需要有环保部门或者是NGO做那个环境监测,但是不知道他们到底会公布甚么样的资料。因为这个东西现在国内都很敏感。我遇到一个NGO的他们就说,有些你是可以监测,但资料是不能公布的,懂我的意思吗?

当地媒体揭露,12年前响水县化工厂也曾发生过爆炸,当地政府曾以软禁,跟踪、送钱,安排妓女等方式阻挠记者报导,并且此后当地也多次传出险情,但遭官方强力封锁消息。

当地一位高校老师赵先生认为,官方的维稳手法,和12年前并无本质的区别。并且这样的做法,也并非响水县独有,而是包括省会南京在内的一个维稳策略。

赵教授说:送钱送小姐那是几年前嘛,显然这种应急的逻辑很多时候都是一样的。地方政府对这些东西有套固定的模式。它这个应急的问题不只是响水,南京也发生过化工厂爆炸事件,它的应急处理的方式,和响水没有多大的差别。

赵教授还指出,早在几年前就有环保组织对响水县的密集化工提出警告,并且这种密集的化工,在苏北已成为最大的隐患。但迄今为止,官方无意面对这个现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