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受壓致企業界人心動盪 最高檢向民企許諾圖經濟維穩

2019-11-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11日,最高檢和工商聯聯合舉行活動試圖給民營企業家們吃定心丸。(最高檢官方發布)
2019年11月11日,最高檢和工商聯聯合舉行活動試圖給民營企業家們吃定心丸。(最高檢官方發布)

中國民企處境持續惡化,最高檢藉開放日再邀民企參與活動,承諾對業界營運寬鬆處理,扶助發展。但評論指有關措施只是畫餅充飢,社會高壓管控不但已全面波及大量民企,連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亦人心動盪並紛紛採取自保措施。(黃小山 / 程文 報道)

最高檢周一(11日)舉行開放日,和全國工商聯聯合舉行活動,安排數十名民營企業家到最高檢多個辦公區參觀。最高檢檢察長張軍和全國工商聯主席高雲龍出席其後的座談會,試圖為民企打氣。

張軍再次向民企許諾檢討司法,對涉及民營企業的不平等規定一律廢除。

法律人士周鴻指出,去年最高檢發布了「辦理涉民營企業案件的11個執法司法標準」,明確要求涉及民營企業家的案件,盡量不批捕,可不起訴的則不起訴等說法,在實際的執行中卻根本無法落實。

周律師認為,因為涉及到地方政府和官員的實際利益、運動式執法任務的壓力等、以及基礎檢察院受制於地方政府的制度性問題,都導致最高檢的一系列表態,淪為空談。

周律師說︰他只是發一些那個指導性意見,底下執行起來比較難。在整個大環境下,民營企業在現實中抓的,辦了很多。各地這種打擊民營企業家的這個案件太多。它一方面運動是掃黑除惡它有一定的指標,另一方面,因為民營企業家這個生產經營過程中,他有可能有些灰色地帶,或者是打那個法律擦邊球,給那個一些地方政府以藉口。一牽涉到民營企業家就沒收全部財產,地方的利益在裡邊吧。

而企業界人士雲中則指出,對於所謂的民企的種種限制,本身就不合理,但最高法和最高檢動輒以司法解釋的方式取代人大嚴肅的立法過程,本身就是個大問題。但他認為,對民企的不同態度,還顯示高層權力之間對此的分歧。

雲中說︰這個肯定有些不合理的,現在這種立法不通過人大,直接就是最高法院、最高檢他們就給搞了。現在這裡面複雜得不得了,他們現在內鬥比較厲害,而且還要面對(反對者)這邊。

雲中還指出,最高檢頻繁就民企的問題許諾,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經濟惡化,民企被打土豪,導致事態急劇惡化,而官方希望穩住民企,緩解經濟下滑的壓力。

但他認為,儘管還有很多民營企業家不明白其危險的處境,但已經有相當多的民營企業家在轉移資產、移民,以避禍。但現在官方嚴控資金外流,很多企業家無法將自己的資產轉到境外。

雲中說︰關心政治的,他就覺醒得早;不關心政治的企業家,基本上還在跟著船晃悠吧。他們認為是一半的遇到了蕭條,實際上不是這麼簡單。聰明的,都在做一些動作了,比如說移民,或者說賣企業,這東西,轉讓是最棒的,但前提就是能脫得了身。

最高檢沒有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請求。

據最高檢官方發布顯示,自去年以來,最高檢、最高法頻繁發布保護民營企業和經營者的說辭,甚至是相關檔案,最高檢今年1月亦表態將平反一批民企案件,此後亦稱要清理一批涉民企的積案。但迄今為止,所有的說法都被指只是語言安慰,而與此同時,大量的民營企業因遭司法打壓而破產。

最近連續爆出的消息顯示,馬雲被退休,騰訊馬化騰卸任騰訊徵信法人,官方強勢介入包括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平台,都被指民企處境持續惡化。而包括王健林兒子在內的曾經的民企紅人,近期亦傳遭司法追索,並限制消費等變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