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州森林大火伤亡惨重 30消防人员成官本位牺牲品

2019-04-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1日,部分遇难的森林消防人员的遗体被找到,现场被包裹后等待外运。(知情人提供)
2019年4月1日,部分遇难的森林消防人员的遗体被找到,现场被包裹后等待外运。(知情人提供)

四川省凉山州的森林大火,至周二(2日)傍晚已受控制。这场焚烧近70小时的大火,共夺去30名救火英雄的生命。资深森林防火人士指出,领导阶层好大喜功的官场文化,让前线消防员盲目犠牲已是常态。(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在木里县森林大火中遇难的30名救火人员,因遗体被烧焦,周一(1日)晚上紧急运抵西昌市,等待进行DNA比对以确认身份。官方周二(2日)发布消息称,明火已基本扑灭。

目前官方公布遇难者包括27名消防官兵,两名地方官员和1名原村民。遇难消防官兵王佛军和徐鹏龙都只有18岁,是年龄最小的死者。木里县林业局局长、36岁的藏族男子杨达瓦,也在遇难名单中。

当地一位市民吕先生告诉本台记者,因为当地地形险要,人口密度很小,加上实施禁伐,所以森林覆盖面较大,容易出现森林火灾。

吕先生说︰木里县应该是凉山州里人口反正是比较少的了。它是唯一一个藏族自治县,然后人口密度比较低。因为长江中上游水土保持之后就禁止砍伐,所以它的那个森林密度比较大,然后起火的话,很容易烧成一片。

30名扑火人员死亡的惨剧,立即引起了民间舆论的反弹。质疑为何要组织600多人,前往几乎没有人烟、且海拔3800多米的险恶环境下扑火?但据当地媒体人的消息,四川方面已开始舆论维稳,特别严禁媒体追问严重伤亡背后的原因。

曾任海南省森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刘福堂向本台表示,木里县山高谷深,地形复杂,根本不适合强力扑灭。指挥阶层为了政绩或试图卸责,漠视灭火人员的生命安全,已导致了众多救火人员殉职的惨剧。

刘福堂说︰因为我这一辈子都是搞这个森林防火之类的,所以了解情况就比较多,体会也比较深。这就是跟中国这种体制紧密联系的。森林防火这方面,是重视火灾扑救,不重视人员的安全。一旦著了火,领导为了摆脱个人责任,都到现场去乱指挥。谁官大、谁说了算。实际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常识,尤其是安全常识,就容易造成群死群伤的事故。

刘福堂还列举了多个典型案例,如1986年云南安宁森林大火烧死了56名救火人员,3天后,玉溪的森林大火亦又烧死24名救火队员。第二年,内蒙古牙克石林管局林场火灾,26名扑火人员丧命,几天之后,大兴安岭森林火灾又有二百多人葬身火海。

本台记者亦发现,2010年12月,四川省的道孚县草场大火,就导致22名灭火人员死亡。

就在木里县发生森林大火前,吉林省武警森林总队一等功获得者、一级伤残军人敖翀正在微博中维权,他称自己在2006年的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中,因灭火被烧成重伤,现在因改制,吉林森林武警并入吉林内卫武警,他已经13个月没有收到每个月950元的工资了。

但敖翀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要求。周二中午,他的微博被删。他留言称部门领导联系了他,会研究解决他的问题。

关注此事的杜先生指出,底层的消防人员既是消防人员,也是维稳力量。他们被牺牲后,自己和家人都成为被维稳的对象。

杜先生说︰实际上中国的武警、包括消防员,首先是维稳力量,然后参与灭火。他得执行政治命令。你为它牺牲了,孩子为它牺牲了,你的各种待遇到不了位,他有可能去上访,上访的人,他们体系就会严格打击。他的父母可能就这一个儿子,死了以后,他这个父母就是失独家庭。因为他们很多都会上访,他们都是重点盯防对象,前一段时间就把失独父母、失独家庭当成黑恶势力打击。

为此,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国家应急管理部,但该机构没有接受本台记者采访。

凉山州木里县海拔高达3800米的山区,上周发生森林大火,当地政府组织数百人上山扑救,但导致严重伤亡。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做出批示后,应急管理部和军方的西部战区,一共调派7架直升机参与空中灭火工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