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西获准吊唁亡母灵堂成禁地

服刑中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周四获狱方批准前去吊唁刚过身的母亲,但仅准停留几分钟。灵堂门禁森严,除家属外禁止任何人进入,多名研讨会成员亦被带走控制。(冯日遥报道)
2013-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年的陈西,他母亲周三清晨去世,享年八十多岁,家人周四为死者设灵,让亲友和朋友前来拜祭悼念。陈西的妻子张女士周四下午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几经斡旋后,陈西在多名国保人员监视下,到达灵堂送亡母最后一程。

她说:“国保人员步步设岗,整个灵堂布满国保公安,陈西入来后,祇让他到棺木旁看亡母,祇看了几分钟,都来不及说甚么,和我们谈了些家事就被带走了,他妹妹上前问问他受伤的脚部情况,他都不准说,他一路要人扶著,自己行不来。”

张女士指,家人周三晚已到殡仪馆做准备工作,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到场凭吊,并帮忙家属办理丧事,但贵阳国保其后到场,多名成员随后被监视行纵,周四早上他们陆续到达灵堂时,就被大批国保驱赶,并强行带走控制,张女士批评当局不人道。

她说:“上次陈西的父亲病逝时,当时在囚的陈西是不被见他亡父一面,今次国保人员从囚狱处老远带他回来见他亡母最后一面,表面来看应该是有些人情罢,但当陈西过来时,他所有朋友却被控制,打压的情况依然很严重。”

张女士指,当陈西被带走后,现场的国保人员均全部撤走,婆婆周五早上入殓安葬,估计陈西再来灵堂的机会很微,她希望当局尽快恢复各人的人身自由。

被带走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李任科向记者指,他和黄燕明、廖双元夫妇等人被国保强行带离走现场后,他被多名国保带回家控制,其他人至今仍然无法取得联系。

他说:“国保人员强行带走我们,我坚持要他们出示法律文件,结果就被带回家去软禁,目前国保人员仍在楼外站岗,其他成员如黄燕明,廖双元等,可能已被带到外地处控制,手机全都关上。”

李任科指,本以为习近平上台后,政策会有所放宽,但结果贵州人权研讨会多名成员仍遭当局大力打压,他担心情况可能愈来愈差。

他说:“整体来说,自习近平上台后,各地的情况好像有些宽松,但不明白为何贵州的政法委人员,仍然对我们异议人士等继续打压,而且感觉情况愈来愈差,祇有希望习近平能尽快将贵州政法委的权力削弱,让现时行政方面的能走出一点阳光。”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数名研讨会成员,但他们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贵阳市公安局公安,以不清楚事件为由,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原名陈友才的陈西,现年59岁。因组建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以及参与八九民运,被判刑3年。1995年因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被判煽动颠覆罪入狱10年。2005年出狱后,因致力参与“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2011年被当局以他的文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这是他因参与民主运动,第三次被判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