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流亡德國首次解開心鎖 「我的記憶一直都在」

2019-05-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3日,獨立攝影家、詩人劉霞(中)個人攝影展在法蘭克福彼得‧西冷畫廊開幕。美國國漢學家林培瑞(左)、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右)到場支持。(吳亦桐提供)
2019年5月3日,獨立攝影家、詩人劉霞(中)個人攝影展在法蘭克福彼得‧西冷畫廊開幕。美國國漢學家林培瑞(左)、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右)到場支持。(吳亦桐提供)

劉霞流亡德國首次解開心鎖 「我的記憶 一直都在」

在德國生活近一年的劉霞,上周末在法蘭克福首次出席公眾活動,主持她個人攝影展開幕,也是她投身職業攝影家生涯的開始。應邀出席攝影展的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與劉霞進行了一場面對公眾的對話,亦是劉霞在其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去世後,首度坦露心跡。劉霞表示依然無法接受劉曉波離去的事實。(吳亦桐 / 覃曉言  報道)

德國時間上周五(3日)晚間,中國獨立攝影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遺孀劉霞的個人攝影展在法蘭克福彼得・西冷畫廊開幕,美國知名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向在場媒體和觀展人士介紹了劉霞的作品和創作經歷。

這場主題為「請閉上雙眼」的個人攝影展,包含了劉霞自1996年至1999年期間拍攝的一系列黑白照片。這是劉霞流亡德國以來,首次在西方國家展出其作品。中國異見藝術家艾未未亦到場支持,該展覽將持續到6月3日。

展出的作品中,「丑娃」系列曾被外界解讀為,人們在中國當前環境中,思想和言論被束縛後的掙扎和吶喊。另外一幅作品是「劉曉波的雙手」,成為展出中最被注目的作品之一。

周六(4日)上午,艾未未與劉霞就此次個展舉行對話。1999年艾未未曾策劃劉霞在北京的首個個人展。兩位故友20年後在遠離故鄉的柏林,開始了一場溫暖但又苦澀的記憶之旅,這也是劉霞在離開中國後首次在公開場合坦露心跡。她在大陸被軟禁8年後,去年7月飛抵柏林,時間相距已近一年。

劉霞回顧了她與劉曉波1996年春節結婚後的同年10月,劉曉波被判勞教,因為沒有結婚證,她曾在一年半的時間裡無法探視劉曉波,後她向有關部門提交結婚申請,經政府批准後她在勞教所與劉曉波舉行了簡單的婚禮。

劉霞指當劉曉波決定推動《零八憲章》時,她曾告訴劉曉波會入獄的結果,但她沒有阻止,劉霞指人生就是短短的幾十年,每個人應該做自己願意做的事情。

當艾未未問劉霞,從一個極端不自由的狀態到達自由國度、和陌生環境中的感受時,劉霞表示極度不適應,經常有買張機票回到北京的念頭,她的身體已經來到柏林,但她的心、愛和想法還留在北京。因為北京的家中充滿回憶,各種紙上寫著她去探望劉曉波的時間,他們見面時發生了甚麼、說了甚麼。

劉霞說:其實我最後答應曉波,我的承諾當時是,我在哪你就在哪兒,我就會一直帶著你,但最後我連擁有骨灰的權利也沒有,所以我就這樣來到這裡,但是我的記憶在,一直在。

劉霞也表示,她還未完全梳理出這些記憶,這些記憶就是她生活的全部。

劉霞說:我不願意面對,到現在我都不願意承認曉波走了,跟曉波所有的告別儀式我覺得都是演的,都是演戲的,都不是真的。可能有一天,就是我會一個字一個字,就我對曉波說的,我們最後沒有機會說很多話,我都寫完以後,然後我可能從心理上就是能比較接受他已經不在。

劉霞也坦承她一直都在逃避,不敢面對劉曉波去世的事實,她依然要每天服藥對抗抑鬱。劉霞憶及她被軟禁的生活,她說外人無法想像,她住所的樓門每天晚上會用粗大的鐵鏈鎖住。

艾未未鼓勵劉霞將完整的故事寫下來,因為寫下的過程也是一個治療的過程。作為與劉曉波、劉霞同時代的人,他認為劉霞,包括他自己,都是「病人」。他們同在一個時代裡經歷甚至可以說是很夢幻,比如劉霞作為一個人,她在過去的一二十年間,每一個動作都受到公安的監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