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間諜」監視及威脅在德抗議者 政黨呼籲制裁甚至驅逐出境

2019-09-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11日,德國公派學聯組織人員抗議德國外長馬斯與黃之鋒會面。(吳亦桐提供)
2019年9月11日,德國公派學聯組織人員抗議德國外長馬斯與黃之鋒會面。(吳亦桐提供)

近期在德國聲援香港抗議的和平集會,以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訪德演講皆有「北京間諜」;中國外交部對德國政治人物會見黃之鋒大加責難,促使德國政界更關注中共力量對德國法制和自由的干擾。該國綠黨呼籲聯邦政府和相關機構採取措施,令監控和威脅在德反共人士的「北京間諜」承擔後果,嚴重者甚至可以將這些人驅逐出境。(吳亦桐 / 黃樂濤  報道)

德國媒體《南德意志報》周四(12日)發表題為《在德國的北京間諜》的報道,據德國政府掌握的訊息,中共當局正試圖恐嚇在德國的示威者,他們包括香港「反送中」的聲援人士、維吾爾人、藏族人及其他質疑中共專制政權、並威脅中國統一的人,北京「間諜」對他們跟蹤監視並採取打壓行動。

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周一(9日)晚在《圖片報》100慶典活動上,與黃之鋒短暫會晤,招致中國外交部的強烈批評,並下令召見德國駐北京大使。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表示,會面將對「雙邊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德國外交部強勢回應,馬斯周四在柏林表示,總理默克爾在北京會見了人權活動家,如果他在北京也會;但他在柏林也做了同樣事情,而且以後亦不會改變。馬斯指德國政府對中國 的「一國兩制」基本政治立場沒有改變,支持香港在這些框架內應有的權利。德國一直表示香港的示威者有權上街遊行及表達主張。

但德國外長所說的示威自由,正在受到中方力量的威脅。近期在漢堡的一次集會上,香港的人士受到來自中國大陸人士的粗暴挑釁。本台記者親歷8月17日和9月8日在德國勃蘭登堡門前的聲援香港和平集會,有數十名包括中國留學生、華僑在內的人士,披中共五星旗和唱中國國歌鬧場,更有人窺探、偷拍聲援香港的人士、甚至直接向和平集會者發出威脅。

《南德意志報》報道,綠黨就此在德國議會黨團小組向政府提出質詢,德國政府和聯邦機構是否了解中共當局企圖影響德國的示威自由、威脅到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和尊嚴、危及到德國言論自由的情況。聯邦政府回覆指,他們了解中國方面的企圖。

綠黨呼籲德國的安全部門採取行動,保護這些在德國抗議專制政權的人。綠黨在國會的人權政策發言人鮑澤(Margarete Bause)要求,德國聯邦憲法保衛局阻止這些間諜活動,聯邦政府要有效調動有關機構採取行動。而針對流亡反對者的政治間諜活動必須承擔後果,對那些滲入德國並威脅民眾的人,甚至要驅逐出境。

綠黨聯合主席之一埃卡爾德(Katrin Goring-Eckardt)表示,很多和平示威者,不管是德國人、藏族、維吾爾族人還是香港人,北京的長手伸到法治國家,跟蹤監視和威脅他們。

本台記者訪問多位遭到中共力量騷擾的人士,一位來自大陸的王女士表示,她在參加上月中聲援香港集會時,發現一位男士用相機拍攝很多參與者的面孔,形跡可疑。在德國工作多年的她認為,近年中共力量悄然滲透德國,而德國政治人物似乎不夠敏感,亦未採取相應的防禦性措施。

王女士說︰我就看到有一個人朝我拍,給我拍好後眼睛還很奇異的目光 。我就想他肯定是大使館派來的那種人,把我們的臉全部都拍回去了,就覺得現在這個間諜太多了,因為德國是法治社會、它完全是開放形的,沒有任何防備,如果德國再不覺醒的話那就太晚了。

因披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的國家體委前隊醫薛蔭嫻一家被迫流亡德國,薛蔭嫻之子、獨立藝術楊偉東向本台指出,他們到達德國後在難民營即被人跟蹤、後來獲避難身份後曾收到一個自稱中國留學生的警告。楊偉東呼籲德國政府將這些身在德國、心繫中共的人士送回國內。

楊偉東說︰我們都是親身經歷的,這種猖獗的程度就好像德國是中共的「後花園」一樣,為所欲為了。德國政府包括警方對他們太仁慈了,現在德國應該對中國有個行之有效的措施,應該力度更大一些,都應該請他們回去。

世維會發言人迪里夏提接受本台訪問時,透露德國甚至歐洲其他國家都有專門針對維吾爾人和組織的中共間諜,他們搜羅訊息打壓這些海外維吾爾人在國內的家人。

迪里夏提說︰中國政府將手伸到境外,加大針對維吾爾的人的監控、搜集他們的相關信息,將境內的一些維吾爾人家屬當作人質進行脅迫。德國政府應該採取更加強硬的措施保護生活在德國境內的維吾爾人,也要立法打擊中國政府這種特定的派出人員。

柏林智庫墨卡托研究所去年發出警告,中共在德國日益增強政治影響力,已經擴大了對德國政府,大學和媒體的影響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