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頌晴/穆達偉德國籲「制裁中國」 國會舉聽證需跨5萬聯署門檻


2020-09-24
Share
germany-sanction1 2020年9月22日,德國學者穆達偉(David Missal )和在德國漢堡大學的香港留學生鄺頌晴(Glacier Kwong)發起連署,向德國國會呼籲就香港《國安法》制裁中國。(穆達偉提供)

兩名年紀不過30年的學子,包括正在德國漢堡大學留學的香港留學生鄺頌晴(Glacier Kwong),以及因聲援「709律師和妻子」遭中共驅逐的德國學生穆達偉(David Missal),周二(22日)成功在德國國會請願網刊發聯署,呼籲德國就「港版國安法」制裁中港相關人士,對決策人實施入境管制、凍結資產等。(吳亦桐/程文 報道)

呼籲德國就「港版國安法」制裁中港相關人士的請願全文本周二在德國國會請願官網刊發,兩日內已有近2000人參與簽名。根據規定,如果10月20日前該獲得5萬人聯署,德國議會將就「制裁中國」議題舉行聽證會。

聯署人發起人之一穆達偉接受本台採訪時,以黃之鋒周四(24日)再次被捕為例,指德國有需要對中國實施有效的制裁。

穆達偉說:香港《國安法》通過以後,香港的情況這麼糟糕,德國政府的反應太晚、太謹慎。以前幾百萬香港人遊行,德國政府只是說(德中)雙方都得多一點對話,但是並不是支持主張民主價值的這些香港人,後來《國安法》通過之後,德國政府只說一些「希望以後香港還是一國兩制」這種廢話,沒甚麼用!制裁措施在北京才會有真正的反應,德國政府真的需要做出一些措施,然後我們就發起了這個聯署。

另一發起人留學生鄺頌晴則對本台說,她在相對自由的德國,願意做更多嘗試和行動,為身陷不自由境地的港心同道發聲。

鄺頌晴說:德國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原來只靠對話和貿易打開中國這一套,其實不再適用於習近平管制下的中國,而且會為歐洲帶來更多的問題。(德國)覺得其實要採取更多的行動,但是到要不要制裁那個點的時候,他們還是比美國和其他國家更加猶豫,既然德國要做一個好人的角色,我們就當一個「壞人」吧,不論這結果是成功,或只是引起更多討論,或是中國很生氣,其實這令德國和歐洲更加關注香港和中國的議題。

鄺頌晴與穆達偉指,德國對習近平政權奉行的「對話政策」失效,認為應對中共威權管控香港和濫捕等,要使用強硬方式,包括制裁中國和香港政府的官員,召見中國駐德大使,及向國際法庭控告中國政府等。

他們在聯署信中指:多年以來,中共在中國大陸利用法律打壓異已,異見人士受到嚴刑迫供,甚或因「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判監十年或以上。新的「港版國安法」則危及在港人士的人身安全。秘密警察可於香港執法,審理相關案件的法官由忠於中共的香港政府委任,釋法權亦屬中國人大常委會,最高刑罰可為終身監禁,疑犯亦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另外,「港版國安法」增加了在港德國人遭到政治迫害的風險。倘若在港德國人公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將有機會被控「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及「參與或組織恐怖活動」。

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在推特上傳與鄺頌晴合照表示支持,呼籲國會促進制裁中國的連署行動。(延森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德國聯邦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在推特上傳與鄺頌晴合照表示支持,呼籲國會促進制裁中國的連署行動。(延森推特圖片 / 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7月2日,德國的香港行動者曾在德國國會發起請願,但其時德國議會請願委員(Petitionsausschusses)以「可能影響國際關係」為由未予公開。德國綠黨人權政策發言人鮑澤(Margarete Bause)和德國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則助香港行動者一臂之力,將請願刊發在德國國會請願官網。延森並在推特上上傳上周與鄺頌晴會面的合照,並公開表示支持聯署活動。

現年27歲的穆達偉曾在中國清華大學留學,因拍攝「709大抓捕事件」和「709妻子維權」短片,2018年遭中國當局驅逐,其後留學香港大學並多次聲援香港民主動動;現年24歲的鄺頌晴在德國漢堡大學留學,早在香港占中運動期間,因拍攝《我是香港人:請救救香港》而知名,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她多次呼籲世界各國支持香港民主運動。

德國被視為歐盟龍頭。本月初,中國外長王毅出訪德國期間,德國外長馬斯當面對《港區國安法》提出批評,指港人應該享有《基本法》規定的權利,呼籲中國撤回《國安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