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對德學者施壓擴大 政治家促德政府保護學術自由

2019-08-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有德國學者認為,中國政府通過校區交流直接滲透到德國的學術界,其中以德國漢學家和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受到的影響最深。圖為德國海德堡孔子學院開放日傳單。(吳亦桐提供)
有德國學者認為,中國政府通過校區交流直接滲透到德國的學術界,其中以德國漢學家和設有孔子學院的大學受到的影響最深。圖為德國海德堡孔子學院開放日傳單。(吳亦桐提供)

中國當局試圖壓制感到不快的學術研究,並將打壓之手伸向德國;德國聯邦政府回覆質詢時指,已掌握中共對在德國學者施壓的消息。研究中國問題的德國學術機構被迫接受中方的審查程序,而德國政治家促德政府重新審視兩國學術合作的獨立性。(吳亦桐 / 文宇晴  報道)

德國《明鏡》在線周三(7月31日)刊發文章,披露中國當局對德國學者施壓以及干預德國學術自由,柏林政界人士對有關情況感到震驚。

德國綠黨議會黨團代表早前向德國聯邦政府提出質詢,並對中國政府試圖影響德國學術界提出批評。德國聯邦政府在回覆中,承認已經掌握中國當局對德國學者施壓的訊息。

回覆顯示,中國當局嘗試施加影響的對象,不僅包括在德國的中國學生學者,亦包括研究中國問題的德國學者。另外,在中國從事學術研究和教學的德國客座學者亦受到影響,教學內容必須事前審查,以確保符合要求。

德國聯邦政府表示,中國的外國研究人員和科學組織的工作,必須在沒有國家壓力和干涉的情況下實現;中國政府對德國科學機構的研究內容,也不應施加影響。

《明鏡》報道指中國對德國學術界施壓的背景,是自習近平六年前上台以來,情況進一步惡化。早在2017年德意志學術交流中心就曾寫道,「(中國)高校正在經歷一場新的統一思潮」,領導層換人,恐懼情緒蔓延;而近兩年中國加強對外國非政府組織管控。德國政府指出,以非政府組織形式註冊的德國學術機構,要經過密集的審批和監督程序,從而使研究內容受限。

可以佐證有關事實案例是,兩年前德國魏瑪市將年度「人權獎」授予被中國當局關入監獄的維族學者伊力哈木;隨後上海同濟大學停止了與魏瑪大學(Bauhaus-Universitat Weimar)的交流項目。

德國《歐華導報》主編、法學學者錢躍君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中國當局對德國學術施壓,已從控制在德學者、留學生,擴展到拉攏、收買德國漢學家及其他學者,或要求接受審查作為項目合作的附加條件。作為學者的他,因發表與中國不同的政見言論,不能取得中國的簽證。

錢躍君說︰中國政府通過校區交流直接滲透到德國的學術界,最大的重災區是在海外的漢學家,它通過這些漢學家就會影響到德國政府的對華政策;另外一條線它們通過孔子學院進入到德國的各個大學,無意之中在德國大學的自由學術氣氛下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專制殖民地」。好在現在西方社會也看到這個問題,開始警覺這個問題,但還沒有形成更大範圍的討論、拿出方案,怎樣去抵制那些專制文化。

一位在德國排名靠前的商學院擔任助理教授的中國學者,匿名接受本台訪問,他透露自己曾就中美貿易戰問題,在微信平台轉發外媒新聞發表的幾位批評言論,其家人不久後受到中國警方登門警告。為了國內家人的安全,他不得不在很多問題上選擇沉默。

學者說︰我的專業是商科方向。本來中國問題領域有許多有趣的研究問題。但我讀博(士)的時候,我的導師一早告誡我說,有關中國研究,碰到了有機會是會有麻煩的,因為獨立研究難免涉及到評論,甚至是批評,但在中國看來就是很嚴重,他們覺得你是中國人,就有辦法威脅到你。我現在就再也不敢碰中國選題,儘管我人在德國,但我的家人還在中國。

德國綠黨創始人之一、歐洲議會前議員奎斯托爾普(Eva Quistorp)呼籲中國尊重德國和歐洲學者,她認為中國必須遵守國際合作規則,科學進步需要在辯論和開放中爭取共同利益。

德國自民黨政治家、聯邦政府人權委員會主席延森(Gyde Jensen)表示,如果有任何的研究項目在政治條令下開展,這不僅僅會危害學術自由,還將損害言論和新聞自由。德國聯邦政府必須重新審視學術合作的獨立性,並終止有悖德國憲法中學術自由的項目。

德國綠黨在聯邦議會的政治發言人格林(Kai Gehring)認為,政府必須將保護學術自由當成其外交政策的重要目標。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