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经纬案官方不作为 事主拟私人提控

2017-02-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2月9日,朱经纬棍殴途人事件事主透过律师发公开信,希望律政司在两个月内检控朱经纬,否则会提私人检控。(陈淑庄提供图片)
2017年2月9日,朱经纬棍殴途人事件事主透过律师发公开信,希望律政司在两个月内检控朱经纬,否则会提私人检控。(陈淑庄提供图片)

现已退休的香港警司朱经纬,在任期间处理香港占领运动的行动中,涉嫌在旺角区以警棍殴打途人。事隔两年,律政司仍未就案件提出检控,事主郑仲恒向律政司发公开信,表明在未来2个月内,若律政司仍不提控,将考虑作出私人检控。(林国立 报道)

代表郑仲恒的律师在公开信中表示,郑颂恒是一名不涉政治、从未犯事的年轻人,过去2年多一直选择相信律政司,多次向律政司和警察提交资料,但过去800多日,其他案件早已神速拘捕和检控疑犯,但朱经纬一直未被检控,他们感到失望和痛心。

由公开信发出的星期四起计两个月内,他们会等待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会否提出检控,若律政司仍没有行动,会全力支援事主以合法方式,包括私人检控去维护公义。

郑仲恒代表律师之一的文浩正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他们发公开信,就是希望促请律政司尽快采取行动,不希望令公众有印象,觉得政府故意拖延案件。

文浩正说:我就是不想政府和律政司给人一个印象,有意去拖这宗案件,所以才希望他们快些处理,理论上我是同害者,我们理论上是和警方律政司的同一阵线,我们做了很多事,监警会也去了,口供也落了多次协助调查,但似乎两年多来说,对一单这么小的案件来说会否时间太长了,所以我们的客人才会沮丧,希望可以快些处理,表达他的不满。

文浩正指,他们会研究是否要作私人检控,但如非必要都不想这样做,因为私人检控在搜证等方面相当困难。

文浩正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是要做警方和律政司的工作,包括举证、搜证,但我们没有这样的权力,没有这样的权力去搜证,很困难对我们来说,无论资源上和权力上都很难,当然希望政府去做,处理了这么久都是希望政府去做,如果要自己做检控,一早就早了,不得不说的,调查立案起诉,都是警察和律政司的专业来的,我们不可能做到他们的专业,虽然我们有律师协助。

本台尝试联络郑仲恒,他指不方便接受访问。一直跟进事件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接受本台访问时指,案件事发至今800多日,事主就案件向投诉警察课投诉,监警会调查后认为投诉属实,警方一度尝试推翻,最终因为监警会坚持,警方才接纳监警会的结论,但律政司迟迟未起诉,是故意拖延。

陈淑庄说:很明显可能涉及刑事罪行,到最后需要一个受害人做私人检控,其实是非常不理想,亦可以说是最后一步,迫到受害人自己去伸张正义。

根据法例,任何人都可以提出私人检控,若获法院接纳,可以传召被告,本身是律师的陈淑庄指,期间律政司可以随时介入或接管案件。

陈淑庄说:私人检控程序主要是变成投诉人起诉人,要自己准备相关的法律文件,其实在法律上,律政师可以随时参与这个案件,亦变成律政司作为起诉人,亦变成好像平常由执法部门执行,律政司代表去做控方的案件。

律政司回覆本台查询时指,已于去年12月和今年1月1,就案件是否有足够证据提出刑事检控提供法律意见,投诉警察课正在跟进。

2014年11月26日占领运动期间,警方到旺角占领区清场时,当时仍是警司身份的朱经纬,在驱散在场市民时,多次以警棍殴打市民郑仲恒,有关片段在网上流传,事主郑仲恒后来向警察投诉课投诉,15年7月,监警会裁定朱经纬殴打市民属实,警方后来亦同意这个结论,指会向律政司作出刑事谘询,研究是否有足够证据起诉朱经纬,由案发至今已超过800天,朱经纬已经退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