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多名律師及法律學者批評《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


2005.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鑒于近期香港法院兩度批評香港廉政公署以竊聽、盜錄方式進行取證沒有法律授權,因此香港特首曾蔭權日前宣佈﹐以特首行政命令形式簽發《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規範執法機構以秘密監察進行搜證。

根據《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警務處、廉政公署、海關及入境處四個執法部門進行秘密監視調查行動前,必須獲得高級警司或同級人員授權批准。不過有關命令指明如遇有緊急情況,執法機構則可以以口頭方式提出申請。

對此﹐多名的香港資深大律師及法律學者表示擔心執法機構濫權及有繞過立法程序之嫌。

據香港明報報導﹐香港多名大律師均表示﹐政府發出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欠缺法律基礎,同時亦破壞憲制秩序。而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批評說,根據《國際人權公約》及《基本法》,限制人權、侵犯通訊自由必須依照法律程序,而非行政命令。按照行政命令的竊聽同樣是不合法,會遭司法覆核挑戰。湯家驊指﹐《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不能凌駕於《基本法》對人權的保障之上,政府這樣的做法是“人治”的表現。

而另一名45條關注組成員梁家傑亦批評說﹐政府此舉和“朕即是法”無任何分別。他指﹐用一紙行政命令削弱人權、破壞法律,是立下壞先例,將來甚至可以行政命令取代《基本法》23條立法。

對於有關的指控﹐曾蔭權隨即作出回應表示,頒布的執法令是根據《基本法》第四十八條所作出,而此項行政命令只是規範政府部門的行為,絕不可能對任何人加諸刑事責任,亦不會限制任何人行使受憲法保障的權利和自由。

他重申,作出這項命令的目標就是要規範執法的行動,同《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保障國家安全完全是兩回事﹐“所以,將這項行政命令與《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扯上關係是毫無道理。”

而對於有議員擔心今次會成為先例,令政府日後在一些政策上可以繞過立法會,曾蔭權則指﹐政府不是增加特區政府執法人員額外的權力,亦不是加強他們的權力,政府只是將這些權力更加規範化。

此外﹐亦有報導指,香港律政司長梁愛詩解釋,政府今次是對法院的裁決作出回應,她希望議員有更多時間研究,在立法會復會時討論。而警務處長李明逵亦指﹐《命令》不會影響警隊執法,反而能令有關的執法程序更清晰,保證警方不會用秘密監察的手法,調查“雞毛蒜皮”的案件。

不過據估計,現時香港四個執法部門大約有200多名官員擁有批准秘密監視行動的權限。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