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多名律师及法律学者批评《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


2005.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鉴于近期香港法院两度批评香港廉政公署以窃听、盗录方式进行取证没有法律授权,因此香港特首曾荫权日前宣布﹐以特首行政命令形式签发《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规范执法机构以秘密监察进行搜证。

根据《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警务处、廉政公署、海关及入境处四个执法部门进行秘密监视调查行动前,必须获得高级警司或同级人员授权批准。不过有关命令指明如遇有紧急情况,执法机构则可以以口头方式提出申请。

对此﹐多名的香港资深大律师及法律学者表示担心执法机构滥权及有绕过立法程序之嫌。

据香港明报报导﹐香港多名大律师均表示﹐政府发出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欠缺法律基础,同时亦破坏宪制秩序。而前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则批评说,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及《基本法》,限制人权、侵犯通讯自由必须依照法律程序,而非行政命令。按照行政命令的窃听同样是不合法,会遭司法覆核挑战。汤家骅指﹐《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不能凌驾于《基本法》对人权的保障之上,政府这样的做法是“人治”的表现。

而另一名45条关注组成员梁家杰亦批评说﹐政府此举和“朕即是法”无任何分别。他指﹐用一纸行政命令削弱人权、破坏法律,是立下坏先例,将来甚至可以行政命令取代《基本法》23条立法。

对于有关的指控﹐曾荫权随即作出回应表示,颁布的执法令是根据《基本法》第四十八条所作出,而此项行政命令只是规范政府部门的行为,绝不可能对任何人加诸刑事责任,亦不会限制任何人行使受宪法保障的权利和自由。

他重申,作出这项命令的目标就是要规范执法的行动,同《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保障国家安全完全是两回事﹐“所以,将这项行政命令与《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扯上关系是毫无道理。”

而对于有议员担心今次会成为先例,令政府日后在一些政策上可以绕过立法会,曾荫权则指﹐政府不是增加特区政府执法人员额外的权力,亦不是加强他们的权力,政府只是将这些权力更加规范化。

此外﹐亦有报导指,香港律政司长梁爱诗解释,政府今次是对法院的裁决作出回应,她希望议员有更多时间研究,在立法会复会时讨论。而警务处长李明逵亦指﹐《命令》不会影响警队执法,反而能令有关的执法程序更清晰,保证警方不会用秘密监察的手法,调查“鸡毛蒜皮”的案件。

不过据估计,现时香港四个执法部门大约有200多名官员拥有批准秘密监视行动的权限。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