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檢討」代「獨立調查」 學者泛民疑林鄭偷天換日

2019-11-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6日,在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於臉書上表示,不贊成政府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認為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解決問題。(民主黨臉書圖片)
2019年11月26日,在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於臉書上表示,不贊成政府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認為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解決問題。(民主黨臉書圖片)

香港反修例示威持續5個多月,特首林鄭月娥周二(26日)表示,正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視香港社會持續動盪的成因。但有學者指出,政府成立的這個「檢討委員會」,本身並無「獨立調查委員會」擁有的法定傳召權,因此無助解決現時的困局。(黃樂濤 報道)

林鄭月娥周二(26日)早上出席行會前會見傳媒,被問到政府如何解決連月來的示威時,她以英語回應,表示正參考英國處理2011年騷亂的手法,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研究香港持續動盪的原因,從而找出社會的政治及經濟等方面的問題,並向政府建議改善措施,希望這樣可為香港尋找出路。

林鄭月娥說︰我們正在仿效這安排成立一個獨立檢討委員會,檢視香港長時間持續社會動盪的成因,從而找出根本的問題,社會、經濟或甚至是政治問題,建議政府應採取的措施。

林鄭月娥其後在臉書上再次提到籌備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的情況,她強調檢討是「對事不對人」,希望透過研究尋找成因,避免事件重蹈覆轍,加強社會凝聚力,又指現正物色社會領袖、學者及專家,希望盡早啟動有關工作。

她重申,這並非其首次提出要檢討有關香港社會深層次問題的倡議,又指這是她於9月4日公布的四項行動之一。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講師李家翹對本台表示,民眾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警方濫權的行為,但政府卻成立一個獨立檢討委員會,他擔心這個委員會或沒有調查的權力,認為政府只是藉此逃避回應民眾的訴求,無助解決社會問題。

李家翹說︰民間要求是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獨立調查委員是一個法定的機構,是有調查的權力,如果他(政府)說現在是一個獨立檢討委員會,我們不知道它(委員會)這個法理基礎如何,這個有可能是一個缺乏權力的機構,假如它缺乏一個傳召的權力、缺乏一個正式去調查的權力,這個其實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委員會,絕對不是我們所要求的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

香港理工大學助理教授鍾劍華對本台表示,政府應該解釋清楚這個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功能,讓公眾判斷到底透過這個委員會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他認為政府成立這個委員會或會暫時緩和一下民眾的情緒,但要完全解決社會問題,政府仍須努力。

鍾劍華說︰他(政府)是用英國的那種模式,這個是review(檢討)來的,review似乎跟investigation(調查)的意思有些不同,那就真的要看看它(獨立檢討委員會)說甚麼,但她(林鄭)又沒有詳細解釋,不過無論怎樣也好,肯去行這一步都好過沒行,起碼令到氣氛會緩和一點,我覺得或者有些人會收貨,那就要看看她(林鄭)是否真的做了。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表示,不贊成林鄭月娥提出參考英國設立獨立檢討委員會的建議,又擔心若果政府再不調查警暴的問題,只會引發下一輪的衝突,他促請政府盡快回應五大訴求。

胡志偉說︰但這個香港市民絕對不會收貨,原因是這個調查委員會本身並沒有任何法定權力。從林鄭月娥的行文、說話,似乎她不打算包括警暴問題,而任何一個調查,如果沒有將整件事的因由,包括警暴放在整個調查內容中,香港市民是不可能接受。

但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則指,早在8月已向政府提出建議,參考英國成立檢討委員會,又指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表示願意參考,她希望政府應盡快公布細節。

另外,對於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大勝的情況,林鄭月娥表示,承認結果反映市民多項不滿,日後政府會多與區議會合作,又指並沒有因為區選的結果,而被中央問責,又批評有人將選舉變為反對政府的議題,導致建制派在選舉中受挫。

林鄭月娥說︰我並無得到甚麼中央要求問責的指示,今次的選舉變成了反對政府,或對政府表示不滿議題的選舉,當然是對建制派候選人有一定影響。

林鄭月娥表示,這次區選在排除萬難下進行,她感謝各方努力令選舉順利舉行,又指希望香港不要再亂下去,期望過去數日的平靜可以繼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