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集會爆發大衝突 警定性「騷亂」催淚彈橡膠子彈齊發

2019-06-12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於金鐘立法會外連續施放多次胡椒噴霧、催淚彈、布袋彈以及橡膠子彈,驅趕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法新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警方於金鐘立法會外連續施放多次胡椒噴霧、催淚彈、布袋彈以及橡膠子彈,驅趕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法新社)

香港政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最終導致5年前佔領運動後最大規模的示威,數以萬計示威者周三(12日)圍繞立法會附近聚集,阻止草案提交大會二讀,期間示威者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鎮壓。警方下午將事件定性為「騷亂」、示威人士為「暴徒」。政府表示,截至傍晚六時至少有22人受傷。(黃樂濤 報道)

大批示威者在立法會外聚集七小時後,現場氣氛變得緊張,大約下午3時,示威者開始衝入已被警方封閉的立法會示威區,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部分示威者戴著口罩及頭盔,不斷企圖突破封鎖線,並向警方投擲包括水樽、磚頭等大量雜物,警方出動訓練有素、專責應付暴力事件的速龍小隊鎮壓,用警棍打向示威者,並使用雷鳴登槍發射布袋彈,而在添華道、政府總部西翼外,警方亦施放多枚催淚彈,企圖驅散示威者。

發放催淚彈 ︰砰  ! 砰 !

警方迫使示威者向中環方向後退,有人倒在地上,警方將示威者雙手反綁背後帶走,部分示威者受傷,多輛救護車到場,但仍有大批人士在現場不肯離去,並大叫口號。

口號︰撤回 ! 撤回 !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見傳媒時表示,警方已將事件定性為「騷亂」,呼籲民眾不要到衝突現場,又指警員在受到安全威脅之下,才會使用武力對付示威者,他警告示威者盡快離開現場。

盧偉聰說︰現在已經是「騷亂」的情況,我呼籲市民不要進入金鐘一帶,暴力的示威者不斷衝擊,我們的防線,並且使用一些很危險的武器,包括一些削尖了的鐵支、擲鐵馬過來、擲磚,這些行為,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動作,可以殺人,我們在迫不得已之下,唯有使用武器阻止這些「暴徒」,去衝擊我們的防線,由於剛才在立法會外,衝擊十分之嚴峻,所以我們用了一些武器,包括警棍、胡椒噴劑、催淚水劑、布袋彈、橡膠彈及手擲的催淚彈。

在金鐘現場集會的退休人士歐女士對本台表示,為了下一代在自由的環境下成長,必須站出來,讓政府聽見市民的聲音,希望政府不要在一片反對聲音下,強行通過修訂《逃犯條例》。

歐女士說︰如果我們自己不行出來,說給政府聽,你不代表我,我不願意接受這些的話(修訂《逃犯條例》),我覺得對不起自己,對不起下一代,以及不要再計較後果如何,或者她(政府)會不會聽你講,有時有些事情,你怕,你擔心,你不做,可能已經改變了後果,你做又係另一個後果,那不如問一下自己的良心。

為了阻止政府通過修訂《逃犯條例》,臨時向公司請假到金鐘集會的許先生表示,即使被公司追究,亦要堅持集會,他希望令到政府知道,香港市民為了爭取自由,是可以團結一致的。

許先生說︰想讓政府聽到有幾多人發聲,因為希望她(政府)會考慮一下,因為這麼多人發聲而去取消後來的行動,都沒有擔心那麼多了,都一定要出來,只是掛着工作,沒有人出來發聲,就阻止不到這件事。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表示,會堅持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的決定,否則不會離開及結束集會。

岑子杰說:大家公民自發做了很多東西,令到今天這個場面非常「墟冚」,亦很克制、和平,盡量令到金鐘「逼爆」,形成包圍立法會的場面。今天這裡所有人都是林鄭月娥召集出來,如果要解散我們人民,只有林鄭月娥去解散。如果要我們結束集會,只有一個時間,就是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這「引渡條例」,大家說是不是?

大批通宵在添馬公園及立法會外聚集的示威者,於早上8點開始採取行動,穿上黑衣、戴上口罩手拖手築成人鏈,衝出龍和道。其後另一批示威者則衝出夏慤道,令夏慤道東西行線交通同時受阻。

示威者在金鐘集會,中環、金鐘等主要道路封閉,九巴、新巴及城巴有多條路線要改道或暫停服務,並加設臨時站。多間銀行亦宣布,灣仔、金鐘有分行要暫停服務。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發表短片,呼籲佔據馬路的市民,盡快返回行人路。

張建宗說:現時金鐘幾個主要交通幹道堵塞,造成嚴重影響,政府呼籲佔據馬路的市民,盡快返回行人路,使交通盡早回復正常,也呼籲聚集的市民要保持冷靜克制,盡早和平散去,不要以身試法。

張建宗指,政府過去多個月已密集式解說修例原意和內容,強調已先後3次因應坊間意見大幅加強人權等保障。

他重申,《逃犯條例》只是針對干犯嚴重罪行的逃犯,並非守法的人,承諾未來會嚴謹把關,保障市民權益,讓香港能彰顯公義,不會成為逃犯窩藏地。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